悦悦书吧 > > 雉朝飞之铁骨柔情 > 正文 第140章 骑射开考前
    见花鑫睡一副眼朦胧的样,周萌萌这时候倒是智商在线了一把,连连摆手,憨笑道:“我,我,我就不进去了吧,不进去了……”

    钟金哈屯怒气冲冲地伸手拨开周萌萌,道:“你不进去我进去。”

    然而,冲进去一看,哪有李铁的影子?

    钟金哈屯怒视花鑫,气愤而诧异地问道:“他人呢?”

    花鑫摊开双手,摇了摇头,回之一笑,并未作声。

    就在这时,晓风来了,递给郭淑甄一张字条。

    “郭小姐,这是李公子让我交给你的。”

    郭淑甄接过,展开一看,见上面写着:今天我一个人去应考,你们在客栈安心等候。

    是李铁的亲笔。

    周萌萌和钟金哈屯两个也连忙凑过来,伸脖子看了看。

    看完,周萌萌不解地道:“啊?师父已经出发了?他为什么不带我们呀?”

    钟金哈屯怒气未消:“哼,他肯定是怕被我们撞见他干的糗事,所以提前溜了。”

    花鑫打了个大哈欠,说道:“困死了,麻烦你们出去等,好吗?我要睡觉。”

    钟金哈屯见了花鑫就恼火,气咻咻地道:“这是我们掏钱租的房,凭什么你要在这里睡觉?”

    花鑫没搭理她,径自躺在李铁床上,懒洋洋地道:“都出去吧!”

    钟金哈屯斥骂道:“该出去的人是你,不要脸的女人。”

    花鑫摇了摇头,也没生气,只是带着几分鄙夷,说道:“草原上的女子就是野蛮不讲理啊,哎,难怪小铁不喜欢你。”

    “喜不喜欢我,关你屁事?”钟金哈屯气得一咬牙,一副干仗的架势,冲上去就要动手。

    被郭淑甄拉住了。

    晓风也立即挡在她家小姐面前,昂首挺胸,说道:“李公子昨晚睡我家小姐房间,我家小姐自然要睡他房间啊。”

    “他自己有房间不睡,为什么要睡你家小姐房间?我看就是你家小姐勾引他的。”

    “这位小姐,你咋这么不讲理呢?我家小姐与李公子换房间睡,还不是为了他好?”

    晓风伶牙俐齿,说话的口气与神情和水清灵很有几分相似。

    她接着为她家小姐辩护道:“你们想想,这次武举考试,李公子成绩劲爆,让多少人嫉妒他,又让多少人输了钱,倘若他不与小姐换房间睡觉,能睡安心踏实吗?”

    郭淑甄心领神会,连同手上的字条,她也秒懂了。

    周萌萌好奇地道:“这么说,我师父昨晚没有与,与你家小姐同床共枕?”

    晓风正要开口,只听花鑫慢条斯理地笑道:“也许我是睡完觉才下来的呢。”

    好像故意气钟金哈屯似的。

    钟金哈屯怒不可遏,恨不得将花鑫杀之而后快:“你不也毫发无伤吗?我看不过是你的借口罢了。再说,他怕人家骚扰,为什么不与我们换房间睡,非要跟你换?”

    郭淑甄将钟金哈屯拉走了,劝道:“算了算了,我们出去,不要打扰鑫大掌柜睡觉,小铁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萌萌,走。”

    “哦,那郭姐姐,我们还去贡院那边为师父加油吗?”

    “你师父不用我们加油。而且到时候你师父又考第一,吊打其他所有考生,你不怕再次被人围攻吗?”

    “噢,我明白了。”周萌萌终于开窍了似的,“原来师父不让我们去现场,是为了这个啊?”

    “哼,狐狸精,死狐狸精……”钟金哈屯不断地踢着地面发泄。

    郭淑甄笑道:“钟金妹妹,也许那真是小铁提出来的呢。”

    “即便是,也是被那个狐狸精迷惑的。”在钟金哈屯眼中,反正怎么着都是花鑫的不是。

    “我看鑫大掌柜对小铁似乎并无恶意。”郭淑甄说。

    周萌萌不嫌事儿大,当即笑呵呵地接道:“我看不仅没有恶意,相反,她对师父反而情意绵绵,不然怎会将自己的床让给师父睡觉呢?”

    钟金哈屯不以为然道:“只要他愿意,我们谁不愿意让啊?”

    “就是啊!我们为什么都愿意让呢?不就是因为爱师父吗?由此可见,鑫大掌柜也是爱师父的。郭姐姐,我没说错吧?”

    周萌萌向来希望爱师父的女人越多越好,他可不在乎花鑫爱上师父,加油祝福还来不及呢。

    郭淑甄笑而不语。

    这个时候沉默自然代表赞同。

    钟金哈屯无话可说了,只得气鼓鼓地在旁边生闷气。

    ……

    李铁带着赵一天,早早地进了贡院,他怕来晚了被人围住。

    不比第一天来,多数人都不认识他,现在估计十有七八都认得。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第一项举重晋级,让赵一天对李铁可谓是敬若神灵。虽然第二项测试骑射他依然没有信心,但只要看到李铁,他就像吃了定心丸一样,觉得很有希望。

    “相信自己!”

    与赵一天分开时,李铁依然举起拳头给予他最大的鼓励。

    偶像的一句鼓励,有时候能改变粉丝的一生。

    所以,李铁不会吝啬那简短的几个字。

    赵一天担忧地道:“千万不要抽到我先于你考,那我就完蛋了。”

    李铁明白他的意思,但这个无能为力。

    两人抽考场去了。

    ……

    陆陆续续有考生进来。

    因为第一项考试淘汰了近七成考生,所以第二项考生少多了。

    但无论是内场的考生,还是外场的观众,聚在一起,议论出奇的统一,全是围绕着李铁。

    “李铁今天还能拿第一吗?会不会仍然是那么造孽?”

    “谁知道啊?只听说过他力大无穷,胆大通天,没听说他骑射之术怎么样啊!”

    “听说骑射最厉害的是武仁,还有那个出生于将军世家的东方不才,骑射也很不错。”

    “……”

    而在外场扎堆儿人群当中,有四个人偷偷地贼笑。

    他们不约而同地想着:李铁骑射考第一?哈哈,哈哈……请允许我先笑一会儿。

    那四个人,以及知道他们行动的人,都在等着看李铁的笑话。

    ……

    主考官翟宏亮来了。

    观瞻台上依然属他官儿最大,仍不见皇帝的身影。

    随着翟宏亮一声令下,武举第二项骑射考试正式开始。

    依然分有好几个考场,只是不及第一项考试考场多。

    李铁抽到第四考场。

    骑射又分静态射与动态射两部分。

    静态射就是站着不动发射,又分五十步射和一百步射,主要考察箭法的命中率;

    而动态射顾名思义就是边运动边发射,又分奔跑射与骑马射,都要求有一定的速度和准确度。

    也就是说,单单准确度高还不够,如果徒步奔跑与骑马奔跑的速度不能达标,那也将视为不合格。

    将骑射作为一项考试内容,是针对草原各大部落的。

    ……

    第四考场。

    随着考官高声喊道:“李铁,请做好准备。”

    一听到“李铁”二字,所有考生都不淡定了!

    “李铁来了,李铁来了。”

    “他终于来了,我就想知道他还能考第一不?”

    “谁不是啊?快看,快看,他拉弓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