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悦书吧 > 玄幻小说 > 伊泽尔物语 > 正文 第二十一章?闹事
    高文伊德文丝是一位混血花精灵,她的母亲是花精灵现任大祭司,父亲是在三百年前迪斯派尔降临中阵亡的鬼之国帝国元帅赤鬼。

    赤鬼是鬼族中一个十分强盛的民族,他们脾气极度暴躁,甚至不服幽鬼一族的统治,几乎每次国内暴乱都是他们被人利用而引起的,后来在千年通婚的影响下,逐渐正常起来。

    赤鬼一族承担了鬼族军队中大部分任职,从基层军官到帝国元帅都有他们的身影存在。是天生的战争民族。

    花精灵的美貌和艺术被赤鬼族很好的吸收,花精灵复杂且需要高度身体协调能力的舞蹈被利用在了赤鬼族的武艺当中,超高的身体协调能力让他们可以使用一些更加复杂的武器。

    鬼族以太刀为尊,赤鬼本来也一样,但是在超高的身体基础下,钻心一击毙命的鬼族刀法显得就没什么意义。

    赤鬼往往会选择一些需要超高技艺的武器,比如阿斯兰人很久以前发明的战戟。

    这种复杂的武器立即得到所有赤鬼族人的喜爱,他们将这种武器的长柄锯断,制作成一种趁手的近战武器。

    这种武器使用起来无比复杂,也只有盛产武器大师的赤鬼族能完美的驾驭它们,挥舞起来杀伤力更大,虽然没有太刀的极致锐利,却多了一种狰狞暴虐的感觉。

    高文手中双戟就是这样的,由秘银打造的短柄战戟表面已经变得暗红,这是秘银常年被鲜血渗透的特点,无论怎么擦都擦不干净。

    这两把短柄战戟是她父亲赤鬼生前所用的兵刃,高文的母亲,花精灵大祭司安缇诺雅伊德文丝捕杀了一头成年红龙,用它的鲜血浸泡这对武器,并亲手施加符文。

    双戟的造型是一长一短的样子,名字叫做恶来,据说是阿斯兰帝国上古时期的一位猛将。

    长的那把约有四尺,十分沉重,造型狰狞,暗红的血腥秘银被擦拭的很亮,晃出阵阵寒光,戟柄尾部有一颗凶戾的鬼首,显得凶戾无比。附加了永不摧毁破甲撕裂三个符文。

    短的这把约有一尺,轻巧便携,造型诡异,整体上与长戟相似,但是戟刃处却异常锋利,哪怕是飘落的叶子也会被悄无声息的被刃口上的符文化为齑粉。附加了永不摧毁锋利撕裂三个符文。

    赤鬼骨子里都是疯子,而这一对凶兵就是最好的提现,长戟攻坚,短戟攻奇,赤鬼征战一生,无数各族强者死在它们闪烁着赤色寒光的戟刃下。

    事实上,高文今年正好二百岁,而她出生的那天,赤鬼恰好壮烈战死在绝望君主的苍白魔杖下。

    安缇诺斯将刚刚出生的高文带回精灵王庭,并逐渐建立起了以混血花精灵为主体的花精灵部族,经历长时间与精灵王庭的征伐,最终精灵王庭不得不承认这些混血花精灵的身份。

    安缇诺斯对高文很温柔,不想让她接触来自赤鬼的高深武技,可这孩子天生就是一块习武的好胚子,花精灵最高象征的火绒草和赤鬼的半神鬼族血脉在高文的身上得到最完美的融合。

    高文年幼从花精灵在千年通婚时期的文献里知道了迪斯派尔降临的事,看到自己父亲壮烈战死时缓缓流出泪水,她主动要求母亲教她武艺,想在以后有朝一日给父亲报仇雪恨。

    安缇诺斯本来不想这样,她用阿斯兰帝国传说中的一位悲剧英雄给女儿命名,就是不想她重蹈覆辙,但高文那赤红的眼睛和隐隐闪烁的暗红符文总让她想起壮烈战死的丈夫。

    她教导了高文整整二百年,包括鬼族和花精灵的历史、文化、艺术和两者的武技,在高文一百八十岁的那年,职业等级已经达到了黄金级别的武器大师,而血脉等级也已经达到了白银。

    赤鬼暴躁的血脉和花精灵热爱生活的传统让高文的性子变得很奇怪,安缇诺斯又是一位拒人于千里之外不食人间烟火的花精灵女性。

    高文平时很沉默,虽然有这一副夜莺一般婉转动听的好嗓子,但无论别人说什么她都只是点点头或者摇摇头,从不多说一句话,连维娜都曾以为她是一个沉着冷静的武器大师。

    直到有一次格斯拉哥帮征伐一个维多利亚内的地下组织,在维娜赶到时,那个实力尚可的帮派从首领到最低级的帮众都被高文手中的恶来击杀,连完整的身体都没留下来。

    从那时开始,高文就成了维娜手中的威慑性武器,基本上无法控制,维娜自己也对她毫无办法,真要是打起来的话,凭借自己的那白银战士的水平可不是黄金武器大师的对手。

    高文此时拎着她的双戟,站在克勒家族门口,她不算特别高,也仅仅只有六尺左右,纤细的身子柔柔弱弱的,一点也不像是传闻中的武器大师。

    “哟,小姑娘,你找谁啊?”一个门卫笑着,花精灵女孩或许不是最美丽的,但一定是最能引起人保护欲望的。

    “威廉那个杂种呢?”少女清冷声音很动听,但是说出的话却粗俗不堪。

    “你…你说什么?”门卫低声说着“你不要命了吗?快走!”他说着,推搡着高文的肩膀一下。

    当接触到她肩膀的那一刻,门卫感觉自己触碰到了一块帕索米尔精钢。而下一刻他就感觉自己后颈处如受重击,昏厥过去,栽倒在地上。

    “你是个好人,睡会吧。”高文自言自语地说着,将门卫拖到一边,看着精钢打造的大门,茫然一会,抡出长戟。

    “轰…硄!”

    当长戟的戟刃接触到大门的那一刻,破甲和撕裂符文一齐闪烁,直接将由帕索米尔精钢打造大门撕裂出一个一人多高的大洞,又轰然倒下。

    “呜!呜!呜!”凄厉的警报发出刺耳的尖叫声,震动整个克勒家族的所有人。

    人群涌现,一群卫兵模样的人赶到前院,发现只有一个看起来纤细柔弱的黑发精灵女孩走进前院,赤红的眼睛缓慢的明亮起来,露出残忍凄厉的血色光芒。

    克勒家族长期垄断着斯维泽整个新闻业,掌握斯维泽联邦的舆论导向,在迪斯派尔降临事件后,克勒家族对外发言人威廉克勒第一时间跳出来大肆宣讲关于贝茨恩斯家族的阴谋论,对贝茨恩斯家族造成极大损失。

    约瑟夫连夜赶到维多利亚,与梅耶商谈一晚对策,最终决定让摩根家族与贝茨恩斯家族共同扶植的格斯拉哥帮来解决克勒家族的问题。

    而高文简直就是最佳人选,花精灵大祭司的独女的份量很高,虽然花精灵部族这二百年来逐渐式微,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地位仍然很高。

    高文伸出长戟,清冷俊俏的脸蛋逐渐露出让人不寒而栗的狰狞笑容,脸上暗红色的符文也明亮起来,火绒草的形状宣告着她高贵的血脉,但是气势上却没什么暴涨。

    卫兵并没有把她放在心上,认为这就是一个闹事的小丫头,不过是仗着自己的精灵血脉就敢横冲直撞,而精灵的脆弱闻名伊泽尔世界,用阿斯兰人的一句俚语就是傻x。

    一个卫兵大笑三声,抽出长刀挑衅的看着高文。“精灵小姑娘,你是来给大爷们慰安的吗?”引得周围的同伴们一阵轰笑。

    高文已经完全不是那个沉着冷静的样子,属于赤鬼的血脉燃烧起来,沸腾的魔力冲昏花精灵血脉给她的最后一道理智屏障,现在的她眼里只有敌人和手中的恶来双戟。

    她完全没将卫兵的话听进去,左手长戟高举,而短戟护住自己的身体,弓下身子,一个窜步冲出去,长戟捅在卫兵的胸口上,撕裂符文闪动,直接将卫兵的上半身撕碎。

    当这名卫兵倒地时,周围的同伴才发现不对,他的上半身整个被撕碎,伤口恐怖,化为肉末铺在地上,但仿佛被烤熟一样,没有一滴鲜血流淌在地上。

    高文不给其他卫兵喘息的机会,身体暴起,长戟挥舞劈砍,砸在每一个卫兵的身体各处,但无论打在哪里,带着撕裂符文的戟刃总能将他们脆弱的身体撕碎。

    这仿佛是人间地狱,几个卫兵甚至恐惧的跌坐在地上,双腿胡乱蹬着,甚至不顾地面上的灰尘向后蹭去。

    高文脸上带着狞笑,短戟仍是没动,挥出长戟带走了每个卫兵的生命,粉碎的肉末洒在地上,仿佛被一头挑食的巨龙咬碎再吐出来。

    她仿佛一尊魔神一般,连黑亮柔顺的头发都变得赤红,像瀑布一般垂在腰上,脸上带着残忍笑容,大声狞笑着向屋内走去。

    克勒家族虽然掌握着舆论,但是实力却不是非常强大,家族里只有十几位黄金级别的供奉,此时只有六位在家,听到凄厉的警报响起时,全部警觉过来,不约而同的走向自己驻防的地点。

    此时正是中午,威廉克勒在装修的富丽堂皇的餐厅中仰坐着,享受着家族中野精灵奴隶女孩柔软娇嫩嘴唇渡来的美味佳肴,听到警报时不为所动,他认为家里那些供奉足以解决任何危险。

    巴托卡是一名武僧,今年已经刘十多岁了,勉勉强强算是进入黄金境界,被克勒家族请来做供奉,享受着奢靡的生活。

    他的境界已经很久没提升过了,恰好lv41级的战士等级加上lv20的武僧职业,纯粹的近战职业让他足以碾压大部分低级对手。

    听到警报时,他也警觉起来,从圣水中拿出浸泡已久的绷带缠在手上,这就是他的拳套,又带好装备,作为克勒家族供奉的他已经失去了当年的锐气,选择用坚硬的护心镜和护腕来保护自己的身体。

    他走出属于自己的卧室,第一个奔向前院,但眼前带着杀气的纤细精灵少女挡住了他的去路。

    这少女手中擒着一对造型狰狞的双戟,一副暗红色的火绒草符文不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病态的娇笑着看着眼前的健壮武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