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悦书吧 > 玄幻小说 > 汉阙 > 正文 第106章 铁甲依然在
    人若是养了猫狗,时间久了,对它的脾气便能摸得一清二楚,撅个屁股摇个尾巴便知道要干嘛。

    马儿也一样,共处一年多后,任弘从萝卜的喘息里都能感觉出来,萝卜不高兴,很不高兴!

    大概是习惯了驮着任弘驰骋西域,忽然加了一个人,有些不适应罢。毕竟萝卜只是一匹五岁半的母马,尽管有乌孙西极马的血统,较一般的中原马匹要高大,但忽然载着两人疾驰,顿感吃力。

    当然,任弘觉得,也可能是瑶光的双腿,夹萝卜肚子太紧了,让这姑娘不太舒服。

    当任弘瞥眼往后看去时,除了能那双沾着绛宾王子血迹的鹿皮靴外,还能看到少儿不宜的一幕:瑶光正紧紧贴在他背上。

    不贴不行啊,颠簸的马背上,不这样就掉下去了,方才瑶光请任弘往前一点,是为了一起挤挤。

    虽然二人近到呼吸心跳皆可闻的程度,但是别忘了……

    任弘穿着件铁甲!

    他的鱼鳞襦甲是大汉精湛制甲技艺的体现,一千多块拇指大的铁甲片,像鱼鳞一样叠压编缀在皮件上,稳定地构成一体。在抗御箭镞、枪刺一类尖锐兵器打击时,坚硬倾斜的甲面可使箭头或枪尖滑过,当然也有角度刁钻的卡在上面的。

    更别说,鱼鳞甲里还有一层皮革、一层防摩擦的帛衣。

    哼!刀剑都能挡,何况这区区红粉皮囊!

    总之,甭管贴多紧,任弘是啥都感觉不到。

    隔甲如隔屏。

    反倒是瑶光,大概被任弘背后的铁甲片膈得挺难受的,指不定胸口已经留下一圈鱼鳞般的图案了。

    任弘摇了摇头,停止脑补,集中精力操辔,驾驭萝卜向前冲!

    他们虽然冲出了龟兹城,但危险仍未过去,身后尘土飞扬,那是龟兹人和匈奴人的马队在追逐,第一批过来的足有三百余骑!

    而乌孙与汉加起来不过五十余人,因为突围出城的战斗中马死伤很多,很多人得共骑一马,速度自然大受影响。

    而任弘和瑶光,甚至落在了队伍后方,眼看追兵越来越近,众人都很焦急,皆放慢速度掩护他们。

    看那乌孙骑将的架势,甚至准备带着乌孙人回头,用性命来阻挡追兵了!

    乌布大声发出请求,却被瑶光否决。

    “要战,便一起回头决死!”

    前方的任弘忽然说道:“还没到那时候,瑶光公主,舍得金子么?”

    瑶光一愣:“自是舍得。”

    任弘笑道:“公主何不将尖帽、皮袍上的金饰,扔下去一块试试,或有奇效。”

    瑶光恍然大悟,她明白任弘的意思了,不论是匈奴人还是龟兹人,都以黄金为贵,半路拾到块金子,足够买一个葡萄园或许多牛羊,可比费劲冒险追逐利益大多了。

    于是她立刻取下尖顶皮帽上的一头小金鹿,一甩手往后抛去!

    金鹿落在地上,前面的一个匈奴射雕者视若罔闻,马蹄径直从上面踏过,但后面的一人就不行了,还没到位置就匆匆勒住马,翻身下来过去拾起来一看,大声喊了出来。

    “是黄金!”

    这下,后面的追兵速度反而更快了,他们也渴望金子。

    瑶光叹息:“任谒者,你的计策不管用啊,彼辈反而追得更急了。”

    “信我,继续扔!”

    瑶光咬咬牙,取下自己最喜爱的一枚金耳环,再度扔了出去。

    这次效果比先前好多了,很快,便有五六骑匈奴人齐齐勒马,在地上抢成一团。

    “有点用。”任弘大笑道:“看来龟兹王和匈奴人,没来得及以重赏悬赏吾等的头颅。”

    在瑶光重复两三次后,任弘又对左右的吏士们喊道:

    “汝等也扔,随便扔点什么!”

    于是大家便听话地开始扔小东西出去,或是吏士们闲暇时聚在一起赌博用的骨筛,或是五铢钱,或是卢九舌送给韩敢当的辟邪,任弘甚至看到赵汉儿在扔随身携带的葡萄干,真是个小机灵鬼。

    如此一来,下马拾捡的追兵就更多了,虽然大多数人拾起后,发现上了当,但十个人里面,总有一人能撞上瑶光掷出的真金。

    接下来的十多里地,他们每一次投掷物品,都会惹得七八个追兵停下马匹,甚至为了精美的金项链,对袍泽拔刃!

    龟兹以东一马平川,马速很快,一旦停下,很快就会被甩得没影。

    直到最后,瑶光身上的金饰已尽,她不用任弘提醒,便开始脱身上笨重的衣裳:

    头顶高高的尖帽,身上的红色皮袍,连同腰带,都扔了出去。露出里面穿的一身劲装,丝绸布衣之外,软皮甲紧紧裹在身上,身形矫健而纤细。

    至此,不但追兵少了一大半,瑶光身上重量也少掉许多,除了秦琵琶固定到马鞍侧钩环上,就只剩下垫在坐下的白狮子皮,以及拇指上开弓的扳指了。

    任弘能感觉到,萝卜的脚步轻快了一些。

    “任君,你的法子果然有用。”瑶光在任弘身后笑着。

    任弘摇头:“不能高兴太早,匈奴人不会放弃,接下来,就靠骑射致胜了!”

    确实,仍有不少尽职的匈奴人紧追不放,而且越靠越近,开始松开双手搭弓,想要射落前方的众人。

    幸亏有赵汉儿与一众擅长骑射的乌孙人断后,却见赵汉儿急射如流星,几乎每一矢,都会让一骑追兵人仰马翻。

    乌孙人也不甘落后,同是游牧行国,他们的射术,比起匈奴人不分伯仲。

    但对方人数更多,开始渐渐从侧面包抄过来!

    “给我一把弓!”

    瑶光也欲参战,大声呼唤下,一个乌孙人从空中扔了把多余的角弓过来,瑶光双腿绷紧夹着马身,直起身来堪堪接住。

    但接下来扔过来的箭袋,瑶光却失手了。

    萝卜感受到身上的女人又不老实了,打着鼻息哼哼了一下,只差撅蹄子了。

    任弘只好边骑边摸摸它,好萝卜乖,萝卜别气。

    队伍侧面,战斗已经开始,眼看乌孙人在对射中以寡敌众,落了下风,有人中箭受伤,有人甚至坠下了马去。

    瑶光显然是个护短的,从在城里冒险回去救阿雅就知道,她对自己人的性命十分在意,顿时咬牙切齿,低头却眼前一亮:“任君,借用下你的箭!”

    说着便自来熟地往任弘挂在左腰上的箭囊摸去。

    那不可以!

    这姑娘怎么乱摸人家腰带啊,任弘忙道:“此乃弩矢,长度比箭矢短许多,且为两翼,恐怕当不了箭用。弩挂在马鞍侧面,公主是否要用?”

    “我用不惯弩。”

    瑶光抽了一根果然如此,顿感失望,但旋即却哈哈一笑:“我也是昏了头,箭矢,任君铁衣上不有的是么?”

    不由分说,瑶光开始拔在先前突围战斗中,扎在任弘甲胄上的羽箭。

    它们位置不同,有的在腰上,有的在护腿的甲片上,有的在胸口上,瑶光得搂着任弘腰,努力向前伸手,才能一根不剩的拔了。

    在旁人远远看来,真好似她小手在任弘身上乱摸似的。

    当然,铁甲依然在,任弘还是啥感觉都没有。

    他不由在心里,再度称赞了大汉铁甲的厚实精良!

    瑶光拔的时候倒是轻柔,因为怕让箭簇脱落,可一旦搭在弓上,却变了模样,目光里带着杀气,斜着身子开弦,伴随每一声娇叱,都有羽箭离弦而出。

    万幸,龟兹人虽然锻造的武器十分粗陋,但箭簇好歹是铁的,毕竟国中自有铁山。它们在射到铁甲上时已经卷曲损坏,丧失了大部分杀伤力,但瑶光射术显然极佳,专瞄追兵的马匹,总是能破皮流血的。

    “中!”

    又一骑追兵的马匹忽然跪倒,将其狠狠甩落下来。

    “任君,往左些。”

    “任君,往右些。”

    “任君,我下一次开弓会很大,你稍稍往前趴点。”

    “任君抱歉,撞到你了。”

    任弘努力配合着,心里却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

    “我好好一个厨师,现在怎么成了……司机?”

    幸好,任司机骑术早已不是一年多前,在悬泉置被傅介子甩得远远的新手了。西域的漫漫长路,各种地形都很锻炼人啊,任弘两腿内侧,早已摩出了厚厚的老茧。

    于是乎,同骑的一男一女……哦还有一匹愤怒的母马,就这样亲密无间地配合了起来。

    瑶光只负责回头驰骑彀射,每发必中。

    而任弘则负责前后左右,周旋进退。

    萝卜则迈开四条大长腿,越沟堑,登丘陵,冒险阻!

    现在风向对他们是有利的,在精于射术的瑶光也加入战团后,侧面的追兵被乌孙人和赵汉儿一一干掉。

    龟兹的骑兵早就没影了,而在付出了十多人的伤亡后,匈奴人也渐渐放慢了速度。按照他们的习惯,见利则进,不利则退,碰上硬茬,就得识趣地撤了,宁可回去被僮仆都尉责罚一顿,也好过付出性命。

    终于,在整整一个时辰的追逐后,茫茫的龟兹原野上,再不见一骑追兵的踪影。

    但乌孙和大汉使团,也已付出了数人的伤亡。

    不再需要战斗之时,瑶光却忽然不说话了,任弘瞥了一眼,发现她正抬着手指,轻轻点着乌孙使团的人数。

    点完了,又开始询问任弘汉军吏士们的伤亡情况。

    “城内折了两人,方才又折了一人。”任弘心也沉重了起来,幸好铁甲精良,大多是轻伤。

    但这数量,已足以让瑶光脸色更难过三分,她叹息一声,然后便是长久的缄默。

    任弘也没说话,耳畔只剩下马蹄落地和萝卜沉重的呼吸。

    直到过了一会,身后却响起了“咚咚咚”的声响。

    她在用手指敲任弘背后的甲片。

    “瑶光公主,何事?”

    “任君。”瑶光声音传来,十分严肃。

    “我……我要向你赔罪。”

    任弘微微转头,只看到瑶光咬着嘴唇,脸上是不甘与惭愧。

    “关于是否造访龟兹一事,你是对的。”

    “瑶光当时未听,真是大错特错!”

    ……

    PS:第二章在下午,第三章是盟主加更,在晚上,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