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悦书吧 > 科幻小说 > 恽夜遥推理 > 恽夜遥推理》章节表列 第九百八十四章双重镜面杀人调查篇第五十幕
    恽夫人接到电话的时候,是在晚饭时间,她扔掉手里的锅铲,匆匆关闭天然气,连包都来不及拿,就冲出了家门。

    恽夫人也有一辆自己的小汽车,可是到车库要走上一段距离,她冲到楼下才发现,自己除了挂在身上的手机之外,什么都没有带,甚至连家门钥匙都忘了。

    回上去拿已经不可能,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心里急切想要知道老公的情况,索性穿着拖鞋朝小区大门口冲出去,门卫都被她的样子给吓到了,赶紧过来询问情况,帮着一起拦出租车,幸好没有浪费多少时间,车子就拦到了。

    猛地一把打开车门,焦急的老妇人毫无形象的钻进汽车,报出医院名字,不住催促司机赶紧开车,门卫跟在后面,帮她补充了几句,关好车门,目送汽车离开,才回到工作岗位上。

    在路上,恽夫人颤抖着手拨通了恽夜遥的电话,无论如何,现在她只有这一个儿子可以依靠。

    没想到接电话的人却是谢云蒙,刑警先生听到电话另一头老妇人急促的喘息和颤抖的语音,马上警觉发生了不好的事情,赶紧询问。

    恽夫人说“小蒙,家里出大事了!老公…老公他被车撞了……我现在正在赶往医院,还不知道撞得怎么样?!”说着说着,她就忍不住哭出了声。

    “伯母,您先不要着急,路上安全第一,伯父在哪家医院?”

    “小遥,小遥呢?快帮我通知小遥!”恽夫人一心想着儿子,想要知道恽夜遥在哪里,让他赶紧去医院。

    谢云蒙有些无奈,只好说“伯母,小遥现在什么都不能做,他在年语老师那里,年老师是小左的老师,小遥这次去,是请她帮忙做一件事,他们已经开始了,如果打断,将前功尽弃,所以,伯父那边我先过去,您告诉我在哪家医院。”

    “什么?怎么事情会凑在一起啊?能不能跟年老师打个招呼,要是他爸爸……”恽夫人一时急火攻心,手机差点从手心里掉下来。

    “真的不能打断,而且我现在也不在小遥那里,年老师工作的时候,连电话线都会拔掉的。医院打电话给您时是怎么说的?”谢云蒙问道。

    “医生就说我老公发生了车祸,现在在市立医院里面,让我赶紧去,其他什么也没有。”

    “那您就不要往太坏的方面想,也许伯父只是轻伤,我现在去市立医院,到那边等您,我们了解具体情况之后,再联系小遥,行吗?”

    “……好,那,那就只能这样了。”

    “伯母您路上开车慢一点,安全第一,我在市立医院急诊部的门口等您,那里正对马路,您到了一眼就可以看到。”

    “我没有开车,坐了出租。”

    “好,我知道了,挂了。”

    谢云蒙刚想挂断电话,突然恽夫人又叫住他说“小蒙……”

    “怎么了?”

    “到了医院如果老公没事,你千万不要说是我叫你来的,我怕老公在医院跟我生气。”恽夫人是担心恽峄城看到谢云蒙,会发怒影响伤势,她还不知道恽峄城已经主动找过谢云蒙了。

    没有说破,谢云蒙应承下来,挂断了电话,他正在前往海边的途中,小左同样也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他们了,恽夜遥当即同意,谢云蒙则有些犹豫不决,毕竟要他的爱人单独去面对未知危险,怎么可能不担心呢?

    但拗不过恽夜遥,他只好同意了,把恽夜遥安排去年语那里,是为了易容,要他扮演谁?

    但拗不过恽夜遥,他只好同意了,把恽夜遥安排去年语那里,是为了易容,要他扮演谁?在这些犯罪嫌疑人中,唯有顾飞和王莉莉直接接触过无面人,所以自然是顾飞无疑了。

    而谢云蒙则被莫海右安排去海边先做准备工作,等待付岩带王明朗和顾飞过去,这件事虽然没有全盘告诉付岩,但为了保证小右的安全,涉及到恽夜遥的部分行动计划,莫海右还是如实相告的,局里领导和付岩都听到了他的汇报,经过讨论,最后大部分人同意了这种做法,因为这是最快捷的破案方法了。

    多起凶杀案导致调查人员极其分散,一时半刻根本找不到线头,付岩也拿不出有效快捷的破案方法,再加上恽夜遥他们确实破获过很多大案子,市和s市的警察总局对他们都抱有信心。

    最重要的一点是,案子非正常公开,全市人民的眼睛都在盯着警局,他们必须拿出有效方案来,尽快破案,拖得越久,事情就越麻烦,新闻媒体每天都将警局围得水泄不通,领导们的压力可不是一点点。

    视线继续回到恽夫人这边,谢云蒙接到电话立刻掉头,只用了十几分钟就赶到了医院门口,此时恽夫人还没有到达,他先进入医院去问了一下,确定恽峄城情况之后,才回到门口等待恽夫人。

    出租车比他晚到十分钟左右,一看到人下车,谢云蒙就立刻迎了过去,恽夫人脸色憔悴,头发都没有梳,穿着烧菜的围裙和家里拖鞋,和平时简直判若两人。

    谢云蒙说“伯母,您先喘口气,不要那么担心,我刚刚去楼上问过,伯父只是轻微擦伤,受到了惊吓,现在已经没事了,您跟我过去就行。”

    “真,真的吗?”

    “真的,难道我会骗您?”谢云蒙朝着恽夫人露出微笑,总算是让她的情绪平稳下来。

    两个人一前一后来到住院部三楼,恽峄城已经睡着了,谢云蒙将恽夫人送进病房之后,自己去办理了住院手续,交完费用,才回到病房内。

    此时,恽夫人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她也意识到了自己今天的形象问题,所以看到谢云蒙进去,显得有些尴尬。反倒是谢云蒙,一点都不介意,主动和恽夫人聊了几句之后,他偷偷将缴费回执放在了床头柜抽屉里。

    然后站起来说“伯母,我要先走了,还有任务没完成,您先休息一会儿,伯父很快就会醒来的。”

    “那个,小蒙,”恽夫人跟着站起来说“再帮我看一会儿,我去办手续缴费。”

    “不用了,都办好了,您就安心在这里陪伯父吧。”

    “这怎么好意思呢?小蒙,让你破费。”

    “伯母,您说这话就太见外了,我和小遥多亏了您才有今天,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您就安心吧,伯父的事情我会找机会告知小遥的,我先走了,住院单和缴费回执在抽屉里。”

    听谢云蒙这样说,恽夫人也不好再客套,把人送到病房门口,目送离开之后,才算是松了口气,坐回到恽峄城身边。

    谢云蒙离开时看了眼手表,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粗略估算了一下付岩和恽夜遥的行动时间,他匆匆上车朝海边疾驰而去。

    半梦半醒之间,恽峄城听到了病房里走动的脚步声,和一个年轻男人说话的声音。

    ‘不是小右。’当灰色脑细胞直接反映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手指微微动了几下,一股焦躁从心底深处升腾上来,催促着他爬起来确认身边的人是谁?只可惜,酸软的身体和混沌的脑袋,让他连睁开眼睛看一眼都做不到。

    ‘小左…是小左吗?’嘴唇颤抖着,恽峄城努力询问,可发出的声音像蚊子叫一样,被病房里的脚步声和说话声掩盖了过去。

    很快,他的大脑又陷入了梦境中,几十年前在海边欢快玩耍的美丽女人,和他的小左小右渐渐浮现出来,还有那在蔚蓝色天空的映衬下,酒坊旁边蹲坐着的男人,就是他自己。

    虽然难得去海边,但每一次去,他都能感受到不一样的愉悦,成熟的小左、可爱的小右总是能带给他层层叠叠的欢乐,之所以这样形容,因为每一次的欢乐都不曾逝去,就像那千层蛋糕一样,一层一层累积叠放在他的心里,每一次做梦,都能让他重新感受到当时的心情。

    可是醒来又会怎么样呢?刚刚要沉沦下去的恽峄城猛的打了一个激灵,仿佛是在梦中被闪电击中一样,他的灰色脑细胞又稍微清醒了一些。这种清醒,让他再次游离在半梦半醒之间。

    想要抓住快乐的愿望,以及无法摆脱痛苦的烦恼掺杂在一起,让他呼吸急促,心脏也越来越难受。

    坐在床边的恽夫人完全不可能了解这些,她俯身帮老公擦去头上的冷汗,轻轻盖好被子,柔声安慰,想要努力让恽峄城感觉舒服一些。

    那双按压在被褥表面的手,缓慢的拍打着,仿若是一个正在哄孩子入睡的母亲一样。细微的歌声从恽夫人口中溢出,节奏轻柔悠扬,但又不似催眠曲般绵软缓慢。

    渐渐的,这歌声对恽峄城起作用了,老人稍微侧过身体,鼻息喷吐在柔软的白色枕头之间,开始安静下来,口中也不再呢喃。恽夫人维持相同的动作,直到感觉老公身体的起伏变得有规律,她才停下来,转身收拾床头柜上的东西。

    那里有一个一次性杯子,一个医院用的手牌,她老公的手机、皮包,还有一些药品的说明书,恽夫人仔细看了看,药品说明书不是她老公用的,大概是前一位病人没有带走遗留下来的,她顺手团起来扔进了垃圾桶。

    然后打开皮包看了一眼,里面的东西都还在,她伸手抠出了几张证件照,是恽峄城放在包里备用的。

    照片被一张一张翻开来看,恽夫人并没有什么想法,只是打发时间而已,可是当看到其中一张的时候,她手里的动作停住了。那张不是恽峄城的证件照,而是一个女人的照片。

    一个非常年轻,留着长发,穿着短袖圆领衫的美丽女人,五官几乎同恽夫人一模一样,在照片背面,写着拍摄日期。

    那个日期,是在恽夫人嫁给恽峄城5年多以前,当时小左和小右应该都还是刚刚踏入小学校门的小不点。

    ‘原来他一直深爱着的还是过去的那个人,因为我长得像所以才娶我的吗?’恽夫人心里质疑着,可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变化,还是那么温和淡然,好像照片带来的想法完全没有影响到她的情绪。

    将女人照片重新用证件照掩盖好,放进皮包内部原来的位置,恽夫人把它们一起塞在了抽屉里,用医院配备的小钥匙轻轻把抽屉锁好。

    一次性杯子里的水倒掉之后,同样也扔进了垃圾桶。最后恽夫人拿起了恽峄城的手机,手机锁屏上面是的是她的照片,恽夫人仔细端详着,这些时日以来,原本模糊的记忆开始清晰起来。

    那蔚蓝色的天空,天空下波涛汹涌的海浪,和模糊的人影,她也经常梦到,只是不确定,那些人究竟是谁?曾经不止一次,她因为自己的梦境想去询问老公,也不止一次,她的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呆呆看了半晌,恽夫人放下手机,转头继续关注着老公,直到医生和护士走进病房来为止。幻月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