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悦书吧 > 玄幻小说 > 错惹娇妻:法医大人是天师 > 第639章 今晚开眼了
    江月白很是有些吃惊地看着距离自己极近,却又似乎极远的年轻女子。

    这,不似他平素里见到的蓝可盈。

    他从她通身弥漫的冰冷气息中,感觉到了杀意,也嗅到了一股血腥味。

    男人的眼瞳再次震了震。

    却也不及他心底里在这一刻震撼的十之一二。

    可盈,可盈,可盈她……

    一股不安的感觉自他的心底里油然而生。

    他下意识地侧了侧身体,让自己可以继续挡着史厅与那司机的目光。

    同时也向蓝可盈的方向移动了几步。

    一把握住了蓝可盈的握枪的手腕。

    “可盈。”

    男人的指尖是淡凉的,可是男人的手掌却是带着淡淡的暖意。

    蓝可盈微微侧首,乌黑的眸定格在江月白的脸上。

    看到他毫不掩饰的担心,蓝可盈却是勾唇一笑。

    笑容明媚。

    这一笑之下,仿佛百花盛开。

    那环绕着她周身的冰冷气息在这一刻也仿佛冰雪消融了一般,

    这一刻,就是春回大地。

    江月白的眼里闪过放心。

    同时他的声音也缓了下来。

    “可盈,我没事儿。”

    蓝可盈点了点头。

    然后右手一动,黑洞洞的枪口从李琳的嘴里拿了出来。

    只是,她的目光却又意味深长地在李琳的脸上落了落。

    枪拿开了,李琳只觉得自己一直绷紧的那根神经也终于可以放松了,她整个儿人立刻如同烂泥一般瘫倒在地。

    她明明没有去看蓝可盈,可是蓝可盈这一眼看过来的时候,还是让她只觉得自己仿佛是被鞭子狠狠地抽了一下。

    史厅长与那个司机,两个人也终于回过神来了。

    史厅长三步并做两步地冲到了蓝可盈的面前。

    “你这丫头的胆子也太大了。”

    刚才,这丫头居然在她和江月白两个人同时被枪指着的时候,动了起来。

    那一刻,他居然没有反应过来。

    但是现在一回过神来,方才感觉到,夜风吹来,背上是一片凉嗖嗖。

    身上的衬衫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汗湿透了。

    面对史厅的怒责,蓝可盈低头认错。

    “对不起,史厅长,我知道错了,下次不敢了。”

    史厅长气得鼻子都歪了。

    “还下次,你这个丫头胆子也太肥了,还下次,这样的事儿,一次就够了,还下次个屁!”

    司机偷眼去瞧自家厅长。

    心里也明白,自家厅长这是真的被气狠了,你听听这都飙脏话了。

    江月白忙将蓝可盈挡在自己身后。

    “史厅长,可盈这是为了救我。”

    史厅长的目光在江月白的脸上溜了一圈。

    气儿居然没消。

    “你们,这一个二个的,都不是让人省心的。”

    被人用枪指着的时候,他也遇到过。

    年轻的时候。

    虽然已经过去十几近二十年了,可是那种感觉他却一直没有忘记。

    当时他通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到了后来,对方被同事儿们制服的时候,他的腿儿都软了,差点没瘫下去,脑门上的汗流得跟小溪似的。

    可是现在,你再看看,这两只。

    被枪指着的时候,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现在的年轻人,果然胆子要比自己当初肥上太多了。

    江月白……

    这位江博士,自己是知道的,一向很知道分寸。

    而且,自己也没有什么立场来责怪江月白。

    可是蓝可盈这丫头。

    自己必须好好地说道说道才行。

    虽然他不是蓝可盈的顶头上司,可是却是蓝可盈的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

    “蓝法医,你知道不知道身为一个法医你最应该做的是什么?”

    蓝可盈知道。

    “验尸。”

    答得好顺溜。

    史厅长气得直翻白眼。

    他以为这丫头不知道呢。

    不过还不等他再接着说什么呢,蓝可盈已经很主动地承认错误了。

    “史厅长,我刚才没有冲动,我是看到了茜茜的动作所以才会主动配合茜茜的,否则的话茜茜一扑李琳,那么……江博士怎么办?”

    不死也得重伤。

    史厅长又是一噎。

    这丫头还真是能扯啊。

    别人是扯虎皮做大旗,这丫头是扯狗当背锅侠。

    “你怎么知道茜茜有动作?”

    连他这位老刑警都没有看到,这丫头那个时候可是正被枪指着呢,居然还有闲心去看别的。

    蓝可盈一笑。

    “我看到的。”

    想了想,又着重重申了一下。

    “我两个眼睛都看到了。”

    史厅长“……”

    司机“……”

    江月白见机得快,立刻转移话题。

    “所以,是你和茜茜救了我?”

    蓝可盈点头。

    “不过茜茜是主要的,我就是那个敲边鼓的。”

    敲边鼓……

    这丫头还真敢说。

    不过史厅长也好奇了。

    “可是茜茜为什么会救江博士?”

    单就是这事儿,就很让人奇怪好不。

    如果这是江月白养的狗还有情可原,但是这不是江月白养的狗啊。

    “江博士,不是救过一条流浪狗嘛,而且现在还养着,所以他的身上一定有帅帅毛的味道,茜茜闻到了,也知道美人房东对于帅帅毛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人,茜茜自己失去了最最重要的人,自然不想帅帅毛也失去最重要的人吧。”

    江月白“……”

    最重要的人吧?

    刚才,他记得他听到她说,她讨厌有人用她的亲人还有朋友来威胁她。

    所以,这是不是可以理解成,自己在她的心里也有着那么一点存在感,也有着那么一点重要性。

    心里想着,他不禁抬手触了触自己的腰。

    那里似乎还留着那人的温度,腰线间似乎还可以有着那人环住时的触感。

    史厅长“……”

    扯,丫头你继续扯。

    司机“……”

    今天晚上还真是开了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