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悦书吧 > 修真小说 > 此界修真不正常 > 第139章 相遇
    这边云飞扬苦苦的制作符篆,那边覆盆子就进入了城池。

    覆盆子进入城池之后,那神色叫一个淡定啊。

    作为一只妖修,对于伪装还是比较擅长的。

    在城池中随便晃荡了一下,看了看店铺,看了看人群。

    没有什么特别的人。

    这可真不好找。

    既然是找到卧底,那么这里面说不定就有不是卧底的真正咎降者。

    总要有点特别的地方才对,不然怎么找。

    咎降者……

    覆盆子嘴角上扬了一点,开始快速在城中转悠。

    他路过了一个里面有个人不断在制作符篆的符篆店,忽然停下来。

    恩?

    这城池的符篆店还真是特别,居然有人现场制作符篆。

    恩……虽然是基础净化符。

    这人有古怪。

    难道是节目组设定的人?

    看看这不熟练的制作手法,手还发抖。

    云飞扬可是说过,制作符篆最重要的就是手要稳,还要快,灵力均衡,要想全面融合这种特点,就要把握其中的节奏。

    看看这个人就是业余的。

    就这样还敢在符篆店公开制作!?

    真是不一般。

    这种符篆云飞扬一秒可以制作一堆。

    只有单个符文……

    覆盆子慢悠悠的走进店里,看了看四周的符篆。

    咦,这里居然有天雷落差符阵。

    非卖品……

    是从飞扬的杂货铺里抢的啊。

    看来老板也是个云飞扬符篆爱好者。

    “您是店主吗?”覆盆子笑眯眯的问道。

    “是。”言简意赅。

    云飞扬抽空瞥了覆盆子一眼,眼中金光一闪,瞬间被扒皮。

    覆盆子!?

    这也太巧了吧。

    一个激动手上的速度就没控制住,唰的一下瞬间制作完毕。

    偷偷摸摸的看了两人一眼,还好都没注意到。

    覆盆子耳朵抖了抖,笑的更意味深长了。

    “店主,这位是您招聘的员工吗?这也太不专业了。”覆盆子一脸天真无辜,却非常直白。

    “不是。”店主眉头都没动一下,这语气,这神情,简直不动如山。

    “……”覆盆子沉默了一下。

    居然不是啊。

    云飞扬内心不爽了一下。

    什么叫不专业,我就很专业了好吗!!!我靠你个阿树,你真是胆子肥了啊,回头我就让你叫我爸爸。

    但是云飞扬毕竟还要扮演自己穷到家还弱小无助的形象。

    停下笔一脸愧疚,“对不起老板,给你惹麻烦了,我这就走。”

    “没有。”老板淡定的说道。

    但云飞扬还是将符篆整理好全都交给了老板,换了几块下品灵石。

    这位老板可真是够厚道。

    就在云飞扬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老板看也没看他一眼,不知道对着什么说道“下次有需要,还可以来。”

    云飞扬愣了一下才知道是对自己说的,赶紧道谢“谢谢!”

    这可真是一位心地善良的老板。

    等离开店面之后,云飞扬就去茶楼喝茶,覆盆子也从后面跟了上来,坐到了云飞扬的对面。

    “你做什么,想蹭茶喝?”云飞扬不满的挑了挑眉,刚才说他符篆不专业,这会居然还有脸蹭茶,没想到阿树平日里还这样啊。

    “是啊,毕竟基础净化符,一秒几十张的人,应该不缺钱吧。”覆盆子笑眯眯的靠在椅背上放松了一下身体,总是保持伪装其实还是很累的。

    云飞扬大概直接用的符文,体会不到他这种感觉。

    云飞扬抿了一口茶,“被你发现了啊,还真是厉害”。

    “你不也发现是我了?”覆盆子含笑不语。

    “那是因为我的天赋能力,可不像你这样五识灵敏。”

    覆盆子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

    “谢谢夸奖。”

    “真是不要脸。”

    覆盆子看了一眼周围,确定没有人,也没有隔墙有耳之后,便开始不知道对着什么地方说道“观众朋友们,你们能知道我们是怎么发现彼此身份的吗?”

    云飞扬挑挑眉,这家伙还真是有综艺细胞,无师自通。

    接着就听到他说“我是因为观察力,感觉到云飞扬在当时的场景并不寻常,我一开始只以为是节目组安排的人,结果我一靠近就感觉到了云飞扬周围的风的味道,还有属于他的心脏的声音,所以就发现了他是云飞扬。”

    “最让我确定的是,他不小心加快了制作符篆那里。”那种速度,也就只有云飞扬了。

    “我来帮你们问问云飞扬是怎么发现我的,虽然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我就是不告诉你们,让云飞扬自己去说吧。”覆盆子看向云飞扬。

    云飞扬……

    虽然很不想配合,但是还是开口道。

    “每个人的气运都是不同的,就像是灵魂烙印一样,不巧我可以看到所有比我气运低的人的……气运。”

    这样说好像有些招黑。

    “哦吼,你难道时时刻刻都在盯别人的气运吗?”覆盆子故意问道。

    云飞扬瞥了他一眼。

    继续解释“因为我本来就感觉到了你形态举止的不正常。”

    “哈哈哈,哪有,我都伪装的这么好了。”覆盆子可怜兮兮的说道。

    “气质是抹不掉的。但不管如何,我可记得你说我制作符篆不专业。”云飞扬眯了眯眼,不满。

    “那要怨你自己。”

    “哈!?”

    “你那手哆嗦的好像在筛糠一样,我能不怀疑吗?你自己也说手稳是符修的必修课。”

    “……”

    两人在此相谈甚欢(雾),另一边洛笙歌和沈嫣然碰面了。

    沈嫣然被蛇扔进去之后刚刚伪装成一面墙,就看见面前的墙倒塌了。

    看到了仿佛完全没有伪装的洛笙歌。

    沈嫣然……

    洛笙歌……

    确认过眼神是认识的人。

    沈嫣然一脸不争气的看着洛笙歌,开始在她脸上涂涂抹抹。

    洛笙歌被她摆弄的没有一点脾气。

    关注点反倒是有些奇怪“你的这个城墙装扮哪里来的,你不是只有夜行衣吗?”

    “这个啊……就地取材做就可以了。”

    洛笙歌……

    难以想象你有这般鬼斧神工的手艺。

    等洛笙歌再次看到自己的时候,震惊的看着镜中的自己。

    这是……她!?

    长相好平凡,一下子就不突出了。

    怎么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