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悦书吧 > 都市小说 > 都市女人香 > 第460章 痛入了骨髓
    我跟着她,像个老妈子一样絮絮叨叨说不停:“丹丹,你换一个位置想想好不好,你说我就再怎么样是个穷屌丝,可是在外人眼里总归是你姐夫,身为你男朋友的他,连起码的尊重和礼貌都没有,这是看得起你的表现吗?不说我好吧,你姐总是你的亲人吧,你姐有官衣在身,他面对你姐同样是嚣张狂傲的样子,你也看到的,假如他爱你,不要求他爱屋及乌,起码最基本的礼节应该有的吧。”

    白丹丹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我絮絮叨叨,反正她走着路,还看着手机,随后我也跟着她走向了地铁口,我一路跟着一路说,很快就到了她的学校,在经济学院的楼下,居然见到了柳书言,原来他也是这里的学生。

    “丹丹,早。”柳书言走了过来。

    “书言。”从家里出来到现在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的白丹丹,见到了他就甜甜的笑了,气得我这一瞬间几乎要冒烟。

    而柳书言见到我,同样是怒气冲冲:“穷鬼,你跟来学校干什么?”

    “小子,这也管你的事吗?你识趣的话就离丹丹远一点。”我冷冷的回应。

    “靠,你他妈的是不是欠揍?”柳书言想要对我动手,白丹丹拉了他一下,然后说:“我们走,别理他。”

    柳书言怎么对我,我都不在乎,可是白丹丹的态度和言语,那疏离和冷漠像一把利剑直接插人我心深处最柔软的部分,疼痛的让人窒息。

    我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亲密的搂在一起,走上学院的大楼,感觉自己想个跳梁小丑,看着自己鲜血淋漓。

    那个两个月前还很亲密叫我姐夫的丹丹,怎么好像突然之间就变了,变得这样的陌生,还当着我的面和那个柳书言那么亲近,我感觉自己在吃醋,好像自己的女人被人家挖走了一样。

    就算她是恋爱,也不至于把我当陌生人呀,这里面一定是发生了事,上一次我见白丹丹是在阳光大酒店,那一次她把我框去了酒店,然后穿上预备好的情趣内衣诱惑我,就差那么一点儿,我们就发生了关系。

    想到这些,心里就堵得慌,这一整天,他们两个都亲密的呆在一块,我一直都在经济学院等待着白丹丹,一直到下午,柳书言接了一个电话,就离开学校,丹丹走出了教学大楼,朝宿舍方向走去。

    我跟着追了上去,然后拦住了她,问道:“丹丹,你好歹也给我理由给我吧。”

    “什么理由?你有什么资格管我的事呢?”白丹丹冷冷的看了我一眼问道。

    是呀,我有什么理由呢?现在我连她的姐夫都不是,可是我和许媚离婚她应该不知道的吧,想到这里我再次坚持着,问道:“我是你姐夫,想要知道你为什么会和柳书言处对象?我需要你给我个正当的理由。”

    “呵呵,正当的理由?书言他对我好,有钱有势,这个理由还不够吗?”她说。

    “可是,他是柳子言价值的人,和柳子言是亲堂兄弟。”我急切的问。

    “那又如何?”白丹丹瞪着我问。

    我被她反问住了,是呀,他们是堂兄弟有如何?柳子言的人品不好,也不能代表柳书言的人品就一定有问题吧,假如他真的有什么阴谋诡计也需要证据呀。

    “我就是不希望看见你和他处对象。”我嚅嗫了变天也没有找到什么话去说服她。

    “哈哈,你不希望看见?你以为你是谁?请问一下,你是我什么人也,你又有什么资格管我和谁处对象呢?”白丹丹冷嘲热讽的反问我。

    “我是谁?我是你姐夫,我是关心你的人。”我郁闷的回答。

    “好,你是我姐夫,可是姐夫大人,姐夫就可以干涉小姨妹的事吗?你不要坏我名声,请你离我远远的,不要让人误会好吧。”白丹丹盯着我,一字一板的对我说。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她的话让我真的无从反驳,可是那里不对了,她好像对我有恨意,以前的一切变得如同是一场梦。

    “丹丹,你变了,真的变了。”我像在问她更像在问自己。

    “我告诉你,你最好离我远远的,否则,我会告诉我姐,你在骚扰我。”她冷眼看着我说,感觉不到变得温度。

    我没有在出声,也没有再拦她,而是看着她转身而去,心里像被她插了很多刀,却看不见伤口,也不见流血,就是疼痛入了骨髓。

    白丹丹是真正的变了,变得让我陌生,可是她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快呢?一个女孩如果已经不爱一个人了,或者说一个女孩已经恋爱了,不应该是这样的态度呀,也不应该仇视我才对,起码再怎么样也还是亲戚。

    她的反常,必定有原因,我一定要把丹丹改变的原因找出来,这里面一定有问题,想到这里我一下又来了劲。

    许媚的电话就这个时候打了过来,我接听了起来:“喂,怎么了?”

    “张凡,丹丹她现在怎么样了?”许媚问。

    “她一天都和柳书言在一起,不管我说什么她都不理睬。”我回答着许媚。

    “嗯,你说柳书言是不是真的有什么阴谋?”许媚担心的问。

    “阴谋不阴谋就不知道了,可是一定有问题,我看丹丹的对我们的态度变化太大,暂时不说这些了,对了,妈妈今天怎么样?”我说。

    “今天她手指头的频率很高,我感觉她好像可以听进去我的话,这几天我都会在医院和她聊天,本来想着陪陪你出去转转的,可是现在看样子还得多陪陪我妈才行,也许这几天就会醒来呢。”许媚说。

    “我不用陪,等妈妈出院了,我们多的是机会玩,就是辛苦了你。”我说。

    “嗯,那你也多休息,不要把自己累垮了。”许媚说。

    挂断电话,我揉了揉发疼的眉心,也不知道怎么样才可以查白丹丹的事,我看是不是需要监控她的电话呢?也许这样可以发现些什么呢?监控白丹丹的手机这不难,叫刘力的一个病毒软件,然后借用一下白丹丹的手机一分钟就搞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