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悦书吧 > > 邪皇霸宠:腹黑儿子纨绔娘亲 > 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小酒鬼和大酒鬼
    见到北堂夜泫出现众人更是将寒飞飞给吹上了天,北堂夜泫一边和众人寒暄一边也在观察着寒飞飞的脸色,先前虽然是他极力坚持让寒飞飞做这个天帝。

    但是北堂夜泫自己心里也不是一点数都没有,天帝这个位子既是一种荣耀也是一种责任,更多的时候意味着巨大的诱惑。

    比如现在寒飞飞所面对的场景,北堂夜泫早就已经想到了,北堂夜泫也很担心寒飞飞在众人的吹捧下会不会真的飘飘然迷失了自己。

    不过经过北堂夜泫一番观察之后,却发现寒飞飞在这种情况之下,除了有些不耐烦和偶尔露出一丝笑容应付那些人之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骄傲自满的情绪来。

    北堂夜泫见状也算是暂时放下心来,看来寒飞飞的定力还是很强的,并没有因为这些人的吹捧而失去初心,如此一来北堂夜泫以后也可以慢慢将天族中的事务都交给寒飞飞了。

    就在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寒飞飞因为不胜酒力所以先行退席了,毕竟刚才那么多人围着寒飞飞向寒飞飞敬酒,在这种情况下又不能使用灵力化解酒劲,要喝那肯定就是真喝,所以寒飞飞没一会就已经是酩酊大醉了。

    寒月乔见到寒飞飞被灌得大醉早就心疼得要死,连忙将寒飞飞先行带下去休息,这寒飞飞不在了众人随后便转而找到了北堂夜泫。

    北堂夜泫今天也是心情大好,自己的儿子成了天帝比北堂夜泫自己当上天帝还要让他高兴,因此对于来人的敬酒北堂夜泫是来者不拒,没过一会北堂夜泫也已经喝得差不多了。

    不过北堂夜泫的酒量和寒飞飞相比还是要好上不少的,虽然已经有些醉醺醺的,但是北堂夜泫至少还能行动自如,只是走起路来有些摇摇晃晃的而已。

    等到宴会结束之后,北堂夜泫独自一人回到了房间之中,房间之中此时空无一人,寒月乔正在照顾喝醉了的寒飞飞。

    北堂夜泫见到房中没有寒月乔的身影,干脆直接就站在门边依靠着大门等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寒月乔这才从寒飞飞的房间中走了出来。

    一边走着寒月乔一边露出一丝苦笑,方才寒飞飞喝醉之后又哭又闹的,甚至把那件黑色长袍给撕碎了,寒月乔花了好一阵功夫才算是将寒飞飞给哄睡着。

    当寒月乔快要走到房门口的时候,突然间开始吸了吸鼻子,刚刚才从寒飞飞那里离开,寒月乔对于酒精的味道可以说是十分敏感了。

    隔着大老远寒月乔就再次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味,寒月乔这下不禁脸色一苦,同时心里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自己刚刚才收拾好一个小醉鬼,这下该不会又要对付一个大醉鬼了吧?

    虽然心里很是不爽,不过寒月乔的脚步却不禁加快了几分,当寒月乔来到门口的时候,刚好看见北堂夜泫依靠着大门嘴里还不停地嘟囔着什么。

    见到北堂夜泫这副模样寒月乔气得不轻,原本准备上前一把拍醒北堂夜泫的,但是靠近之后寒月乔却突然对北堂夜泫嘴里嘟囔的内容有了兴趣。

    只见寒月乔这时悄悄靠近北堂夜泫嘴边,只听北堂夜泫不停说着:“娘子我好爱你啊!娘子我想天天和你在一起!飞飞当天帝了以后我们就自由了!”

    听到北堂夜泫念叨的原来是这些,寒月乔心里的怒火瞬间就被扑灭了,看着北堂夜泫这一副醉醺醺的样子,寒月乔反而觉得北堂夜泫特别可爱。

    “不能喝就不要喝那么多嘛,今天你又不是不知道,在宴会之上不准用灵力化解酒劲,你自己的酒量有多少你还不清楚吗?”

    寒月乔嘴里虽然在不停说着抱怨的话,但是却将北堂夜泫扶进了房里,同时还准备了热水给北堂夜泫擦脸擦身,就在这时北堂夜泫突然间一把抓住了寒月乔的手。

    “你干什么呀?喝醉了还这么不老实吗?”

    寒月乔这时对着北堂夜泫说道,北堂夜泫却一脸迷醉道:“娘子你太辛苦了,这些事情怎么能让你做呢?我自己来就好了!”

    北堂夜泫说完之后便跌跌撞撞地走到了水盆边上,但是就在他想要探身下去洗脸的时候,脚下却突然一滑整个人都向后跌倒,双手更是将水盆带起打翻在了地上。

    “哎呀!说了让你不要乱动的你偏要乱动!”

    寒月乔见状连忙上前扶住了北堂夜泫,好在寒月乔上前及时北堂夜泫这才没有跌倒在地上,不过那水盆中的水也有大半泼洒到了寒月乔身上。

    北堂夜泫的双眼突然间一下子亮了起来,死死地盯着寒月乔,寒月乔见状顺着北堂夜泫的眼神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刚才自己的胸前刚好被水给泼到了。

    本来寒月乔的双峰就很是傲人,现在被水一泼之后就显得更加诱人了,也难怪北堂夜泫会突然间像失了神一样了。

    寒月乔此时心里又羞又喜,要是北堂夜泫没有喝醉,那么寒月乔早就一巴掌甩过去了,因为寒月乔知道北堂夜泫肯定能躲开。

    但是现在寒月乔却不敢这么做了,因为寒月乔也不确定醉成这样的北堂夜泫是不是能够躲过自己的攻击,这万一要是没有躲过真的伤到了北堂夜泫,那寒月乔自己可是要心疼的。

    好在寒月乔将北堂夜泫扶上床之后,没过一会北堂夜泫便睡着了,毕竟北堂夜泫刚才喝了那么多的酒,寒月乔这时也是累得够呛,看着北堂夜泫睡得香甜的样子,寒月乔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睡得倒是够香的,今天这笔帐我先记着,等你醒了以后我再慢慢找你算账!”

    第二天北堂夜泫一边捂着脑袋一边睁开了双眼,经过一眼宿醉之后北堂夜泫只觉得头疼欲裂,北堂夜泫恨不得狠狠敲自己脑袋几下才舒服,就在这时北堂夜泫看见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出现在自己面前。

    “喝了吧!知道你现在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