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悦书吧 > 修真小说 > 新白蛇问仙 >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故事
    湖底寂静。

    素发铺散躺于深水,上方游船飞鸟掠过,搅得光线晃动。

    清澈湖水隔绝了外界喧闹,水深处温度冰凉便于沉眠,下方水草轻摇,成群鱼儿去复回,静逸,白雨珺喜欢待水底安睡。

    某天,风和日丽烈日照晒。

    阳光照得更深,柔和光线晃来晃去抚触俏脸。

    睫毛微动渐渐苏醒。

    稍微缓了一会儿,意识恢复清醒,长尾甩动游水仰起俏脸上浮,带起细密气泡,眼前越来越亮,不由自主眯眯眼……

    湖岸边人家离不开水。

    木门挂蔷薇。

    吱呀~

    贴有旧福字厚木门推开,四五岁包子脸女娃领小奶狗出门玩耍,小奶狗费力翻过旧门槛,甩小尾巴屁颠跟女娃身后,外面阳光温暖,湖面波光粼粼反射刺眼阳光,荷花正开。

    门口斑驳石阶连湖水,洗衣石板有凹痕。

    “汪汪~”

    奶狗想跑又舍不得小主人。

    女娃回头扯住狗尾巴往下拖,拽奶狗来到台阶水边。

    “呜……”

    狗子被吓得呜咽乱叫,想跑不能跑,眼睛盯着湖面小短腿战战兢兢,女娃蹲水边摸田螺玩耍,捧起湖水看水指间流,闷头自己玩,愉快给小狗洗狗爪。

    突然。

    眼角看见不远处水往上翻涌,冒出白白树杈。

    啥情况?

    瞪眼睛好奇观望。

    两支雪白树杈很好看,接着露出浓密黑发。

    清风吹过。

    吹落一片粉嫩荷花瓣掠过湖面。

    水里走出来一个好看的怪人,长尖耳,一步步出水,滴水不沾,水珠似从荷叶滚落,女娃愣愣看着从湖里走出来的漂亮姐姐,小奶狗缩后边瑟瑟发抖,荷花瓣恰巧落在台阶上。

    某白笑笑,伸手摸摸女娃可爱脑袋。

    女娃仰头咯咯笑。

    “姐姐~水里好玩么?”

    白雨珺捡起荷花瓣塞嘴里吃掉。

    摇摇头。

    “不好玩哦,有吃人妖怪呢,长大前离水边远些。”

    “哦~”

    身周有白色流光缠绕自下而上,龙族特征消失,再次化作普通人样貌。

    女娃好奇看着漂亮姐姐变化,走上台阶远去,大眼睛眨啊眨,想起漂亮姐姐的话再看看清澈湖水,隐隐感觉害怕。

    “汪汪汪~”

    奶狗奶声奶气朝远去的某龙吠叫。

    却被女娃一把抱起登上台阶跑回家,关上厚木门,震落几片蔷薇花瓣。

    喧街车马过桥声,戏苑敲锣。

    走着走着。

    忽的秀眉紧皱,转路走向人最多的戏苑。

    看客满堂空地站满人,富贵人家坐舒适包间,敲锣打鼓唢呐响,一阵乐曲后说书人登场,就听满堂喝彩。

    从戏曲能品出俗世民间很多东西。

    隐身。

    跳上横梁吃糕点听书。

    说书人拱手答谢,喝口茶,酝酿一番开始讲故事。

    “话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位董孝子家境贫寒卖身葬父,巧遇瑶池七仙女下凡,紫衣仙子为董生孝心感动下嫁于他……”

    “噗……咳咳~”

    某白差点掉下去,什么鬼?当年那事儿居然传到凡间了?

    是谁传的?

    当时就觉得堂堂瑶池仙女桃花劫有问题,果然,在数百年后终究于凡间成为美好传说,爱情也许很美好,浪漫也行,问题是这件事明着捧爱情实际贬损天庭,以抨击天庭为目的!

    有情人难成眷属,天庭律例无情。

    可以说,无论谁听了故事都会为爱情所感动,同时也会贬低天庭。

    白雨珺虽然呆萌但不傻。

    每个时期编造的神话传说必有其目的。

    皆为套路。

    积少成多渗透腐蚀。

    没了掌控最高权力的天庭真的好么?整天嚷嚷推翻天庭,没了强大威慑将法度无存,神仙鬼怪失去控制,最倒霉的还不是凡俗万物生灵?

    说书人画风一转。

    “那神将擒拿紫衣仙子,挥刀在地上斩七刀,涌出七条河,董孝子被阻,从此天人永隔,唉……”

    说书人摇头叹气,听书人群顿时破口谩骂。

    “可恶神将千刀万剐!”

    “去他的律例!凭什么不让他俩在一起?”

    “若让老子看见那劳什子神将,非得砍七刀不可,爷爷的九环宝刀可不是吃素的!”

    某白翻个白眼。

    凡俗说书人而已,懒得杀戮。

    身形一晃从横梁消失,接下来的故事不用猜也能知晓,无非是情侣二人齐心协力战胜阻碍,从此美满幸福生活在一起。

    呸!

    凡人寿短,仙子孤独守墓数千年吗?

    出水看场文艺节目结果挨顿骂,到底哪个瘪三大嘴巴?看来神仙寿命长也会太无聊,看来还得学当年凡间做法,不杀一大片妖魔鬼怪没法竖立咱凶残形象啊。

    换地方吃小吃,又闻神话故事。

    无一例外抨击天庭。

    凡俗万物生灵乃万界基础,浓浓的阴谋味道。

    懒得管,吃饱才是正事,捧起大白瓷碗用筷子往嘴里扒拉,熟练撒葱花放盐巴,吃完这个摊就去下个摊,再过一会儿竹泉寺三人组要来,他们吃得少,提前吃饱省得干等。

    放下碗,吧唧吧唧嘴。

    “当年,我做餐饮业时比这个好吃多了。”

    人群熙熙攘攘。

    因锦山画龙飞走一事,无数游人墨客闻讯而至,当然,亦有许多不明神仙妖魔混进城,只是他们难以发现某白。

    不提神仙和妖魔,之前拥有少许龙族血脉的妖兽引起白雨珺注意。

    若没猜错。

    必定是什么神龙殿所属妖兽。

    呵呵,号称为了光复龙族,鬼才信,动机不明目的不纯,几次交道都是以动手和戒备而结束,整天瞎晃龙族旗帜然而没谁承认。

    龙族除了自己海底还有四条龙,与它们有何干系?

    倒是看到几个战战兢兢奇怪身影……

    “那是什么?”

    白雨珺简直不敢相信眼睛,竟然看到几个修为低,却长着尖耳朵和短角的人,也不算人,体内龙族血脉微不可查,小心翼翼四处搜索什么。

    某白还以为遇到别的龙游戏人间,和自己半龙形态很像。

    唯独没有尾巴。

    龙角和尖耳朵略小,稍微化妆,变得与人族差不多。

    摇摇头无语。

    “画龙而已,没想到引来这多势力。”

    低头继续吃美食,愿意来就来吧,在一座城池里找一条隐藏起来的龙,难度相当大,除非有很多年前那伙挖皇帝脊椎骨做寻龙盘的决心,那年尚弱,凡间帝王脊椎或许能行,现在么,土方子不顶用了。

    老惠贤三个找到白雨珺。

    金陵形势云谲波诡。

    江湖无人敢惹组合决定返回竹泉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