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悦书吧 > 都市小说 > 乡野春情 > 第1047章 婚姻大事
    何正良把我要结婚的事情告诉张启明以后,张启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老何,这小子是不是整天留恋女人堆啊?年纪轻轻就要结婚,一点也不像我……”

    听到张启明的话何正良忍不住腹诽,你们父子两个哪一个结婚晚了?说的好像你结婚很晚一样。

    不过表面上何正良还是一本正经说道:“张书记,我觉得这样挺好,有个女人能管住他,让他收收心也不错。”

    张启明摆了摆手,“老何,这话你对普通人说还差不多,我张启明的儿子怎么能被儿女私情影响了自己的前途?现在他那一摊子刚刚铺开,以后要走的路还很长。”

    何正良不置可否,反问道:“张书记,你觉得如果以后他站的越来越高,对你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张启明眯起了眼睛,“老何,你这是话里有话啊,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你就别藏着掖着了。”

    何正良叹了一口气,“张书记,福德他站得越高可能摔得越疼,如果你没有意向更进一步,我觉得还是让他适可而止为好,等以后你退下来没人能替他遮风挡雨。”

    “更何况这小子是从农村走出来的,本事是有一些,不过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以后等他站在更高的位置时肯定会有人把他放在显微镜下审视,他的缺点会被无限放大,你可不一定能保住他。”

    张启明静静地思考了一阵子,突然开口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学姜宏图,给福德找个靠山?”

    何正良点了点头,“至少要在你退居二线以前把事情搞定,不然我怕他以后会树立自己对付不了的敌人。”

    张启明手指在桌子上不断地敲打,等了半天才长出了一口气。

    “你的意思是福德不能跟那个叫胡晓晓的女人结婚?这么做恐怕他不会顺了我们的意思,毕竟我和他好不容易相认,我不想引起他的反感,还是再想想别的办法。”

    何正良面色严肃,“张书记我也只是提个建议,你如果觉得不合适那就算了。这小子不管怎么说也做了一些好事,谁要是想对付他也不是那么容易,可惜他太年轻……”

    张启明淡淡一笑,“儿孙自有儿孙福,他要走什么路不是我们能够决定的,还是顺其自然吧,我相信他有这个能力应付一切困难。”

    何正良只是无奈地笑笑,没有再多说。张启明大致交代了几句,结婚要注意的问题等等,何正良愁眉苦脸走了出去。

    要是知道结婚那么麻烦,他不可能会愿意帮我准备。

    这不,又在电话里骂了我一通才算消气。

    当然,结婚的事情也通知了公司上下,一些比较熟悉关系很好的老板也通知到位。

    很快我要结婚的消息传开了,姜宏图也得到了消息,忍不住跑过来找我。

    “张福德,你就这么结婚了,姜媛怎么办?”

    我眉毛一挑,“姜媛当然是呆在县城,你把她的心都伤透了,还指望她会原谅你?”

    姜宏图怒不可遏,“臭小子,你把我女儿当成什么了?是你的情妇吗?”

    我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姜宏图,我觉得这个问题你不应该来找我,你还是跟姜媛沟通一下比较好,听听她自己的想法。”

    姜宏图指着我说道:“你小子少给我打马虎眼,姜媛对我的态度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要是能听我的话也不至于落在你手里,你最好能给她一个明白的解释,不然她不会饶了你!”

    我摊了摊手,“姜宏图,这事儿我劝你还是不要再管,姜媛对你的态度已经说明了问题,我不怕告诉你,她已经亲口告诉我,她宁可做一个花瓶也不会再回到你这里,这是你带给她的伤害。”

    姜宏图呼吸粗重,双眼通红地看着我,像是一头发怒的野兽。我忍不住撇了撇嘴,早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你之前为什么要那么做呢?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怪得了谁?

    姜宏图双拳紧握,似乎一言不合就要揍我一顿,但最后还是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他也知道改变不了事实,现在也已经没有对付我的心思和能力,只能作罢。

    本以为张启明不会过问我的婚事,但隔了几天他还是找到我。

    办公室里父子两人沉默了很久,最终还是我耐不住性子开了口。

    “爸,找我有什么事吗?”

    张启明笑了笑,“听你何叔说你准备下下个月十五号结婚,你都考虑清楚了吗?婚姻大事关系到你一辈子的幸福,一定要选对人才行,胡晓晓我也听过,你确定她适合你吗?”

    我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爸,我跟胡晓晓认识那么多年,对她了解很深,我觉得能娶到她这一辈子也值了。”

    张启明笑了笑,“你何叔劝过我要给你找个靠山,我没有同意,我觉得你的事情应该你自己做主,更何况你现在也已经长大了,有了自己的事业,如果我再安排你的人生,可能对你的名声不太好。”

    “你妈已经离开那么多年,我为什么不去找第二个女人,我想你也应该清楚一些,爱情这东西没什么道理,一旦认准了一个人就不会再去关心其他人。”

    我摊了摊手,“爸,你现在又不是老得走不动了,不到五十岁哪里那么多感慨?我看你还是再找一个女人,免得到老了寂寞难耐。”

    张启明瞪了我一眼,“臭小子,居然学会教训老子来了,今天找你来是确定一下你的想法,如果你觉得合适,那婚事我也不会反对,如果觉得不合适也不要勉强。”

    “男人不是为了女人而活,只要你事业有成,会有无数的女人来找你,一定要守住本心,不能被外面的花花世界给迷惑了双眼。”

    听着张启明的叮嘱,我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回想起这一年多以来发生的种种,只感觉是一个梦,只是这梦也太真实。

    不管怎么说张启明对于我的婚事没有太多意见,唯一的要求就要不要搞太大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