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悦书吧 > 都市小说 >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 497.两肋插刀那个小子你给我等着!
    已经是后半夜了,拜月城中的厮杀还在继续。

    纪宏宇带着两位纪家的长老快要追到南城门的时候,一道黑影迎面而来,纪宏宇定睛一看,正是纪逸。

    纪宏宇大松了一口气,叫了一声:“逸儿!”

    纪逸冲过来,叫了一声“爹”,脸色却并不好看。

    “逸儿,你追的那是什么人?以后不要这么冒失,万一是个陷阱呢!”纪宏宇看着纪逸神色严肃地说。

    纪逸却一脸愤怒地说:“爹,我们都被耍了!”

    纪宏宇和他身后的两位长老都有些不明白纪逸在说什么,就听到纪逸说:“我追的那个人是祁宁远安插在拜月城的细作!祁宁远已经来了,只是没进城。我偷听到他们说话,韦家那十五朵龙焱花,根本不是韦争偷了,也不在韦渊手里,是被祁宁远给盗了!韦争和韦渊反目成仇,闹成这样,定然也是祁宁远的人一手挑拨的!祁家很可能都算定了我们纪家一定会掺和起来,到时候将我们一网打尽!”

    纪宏宇闻言,神色大震:“逸儿,此事非同小可,你确定你没听错?”

    “千真万确!”纪逸握着拳头冷声说,“祁宁远的那个细作跟祁宁远禀报的时候,都在嘲讽爷爷问韦争要龙焱花这件事很可笑!还不是因为龙焱花已经都被他们给得了,看我们现在打得头破血流,觉得我们都是傻子!”

    纪宏宇瞬间暴怒:“可恶!祁家欺人太甚!素闻那祁宁远心智如妖,手段了得,没想到这次算计到我们头上来了!”

    “爹,当务之急是立刻去找爷爷!千万不能给祁宁远坐收渔翁之利的机会!”纪逸看着纪宏宇说。

    “快走!”纪宏宇话落,就带着纪逸和两位长老,用最快的速度去找纪昆了。

    韦争心情很糟糕。

    自从韦渊的人把纪红苓射死之后,韦争就知道他原本的计划泡汤了,韦渊冒着事后被纪家报复的危险,也要把纪红苓给杀了,因为他料定了纪家还是会先帮他把韦争解决掉。

    原本韦争手下有除了萧月笙和穆霖之外韦家所有的长老,对上韦渊,从高手这方面,虽然数量少了一些,但从整体实力来看,未必没有赢的可能。

    但纪红苓之所以对韦争那么重要,就是因为韦争对上韦渊和纪家联合起来的攻击,胜算真的太小了。

    已经打了一天半夜,双方各有死伤,到这个时候,韦争这边已经明显呈现出败势了,因为一般的高手都被解决得差不多了,韦争的儿孙也有死伤,韦争手下的长老都被纪宏宇杀掉了两个,剩下的高手不多了。

    韦渊这边死伤也不少,就连纪家前来相助的高手,都死了好几个,但继续打下去,韦争必输。

    纪昆依旧在跟韦争交手,一个是锦芳城的老城主,一个是韦家大长老,二人年龄差不多,实力也差不多,交手这么久,都受了伤,依旧没有分出胜负。

    萧月笙和穆霖已经浑身都是血了,不过并不是他们自己的血,局面倒是没有失控,他们也没有被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外人看起来他们二人英勇得很,只是感觉有点累,浓烈的血腥味让他们有点想吐,但还是要继续打下去。

    上官恪和上官悯也还在战斗,受了一点轻伤,没有大碍。

    纪宏宇带着纪逸回来的时候,纪逸开口就要叫纪昆停手,纪宏宇却阻止了他。

    “爹,再这样下去,如果爷爷受了重伤,祁宁远有备而来,我们会很危险!”纪逸神色难看地对纪宏宇说。

    纪宏宇冷声说:“我心中有数。韦渊跟韦争今夜必须死一个,才能谈接下来的事情。你姑姑死了,韦争的儿子孙子也死了好几个。现在让所有人停手休战,去对付祁宁远,你觉得韦渊和韦争还能联手吗?”

    “韦争那边翻不了身了。”纪逸说。

    “那就速战速决,把他们先解决了!”纪宏宇冷声说,“逸儿你武器都丢了,不用出手,韦渊也没让方平出手,我们何必?我去帮你爷爷!你们两个,去帮韦渊!只要拿下韦争和韦逍父子,这场战斗就结束了!”

    “是!”纪家的两位长老领命去跟韦渊一起攻打韦逍,而纪宏宇朝着纪昆和韦争冲了过去。

    纪昆和纪宏宇父子联手攻击韦争,韦争心道不好,抽身想逃,纪昆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萧月笙和穆霖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穆妍来了,也没有看到纪逸追着穆妍走了,一直以为穆妍在城主府睡觉。

    但纪宏宇带着纪逸回来的时候,萧月笙和穆霖看到了,感觉纪宏宇去帮纪昆,纪家两位长老去帮韦渊,似乎是想早点结束,可能有他们不知道的别的事情发生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韦逍被韦渊一剑刺穿了身体,而韦争的剑被纪昆打落,纪宏宇见机在韦争右臂上面重重地砍了一剑,韦争的右臂没有被砍断,但是也差不多了……

    韦争被纪昆擒住了,看到杀红眼的韦渊还想继续去杀韦家的长老,纪宏宇高声说:“别打了!”

    韦争那边的人看到韦逍死了,韦争被擒,心知败局已定,纷纷收手后退,一个个面色灰败。

    韦渊厉声说:“继续杀!把这些叛徒反贼全都杀了!”

    看到韦渊的人还想动手,纪宏宇怒吼了一声:“韦渊你这个蠢货!你明明已经知道了龙焱花不是韦争盗的,你就没想过龙焱花到底被谁盗走了吗?你们都被人耍了!”

    韦渊猛然转头看向了纪宏宇,纪昆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萧月笙和穆霖对视了一眼,默默地站在不远处,上官恪和上官悯就站在他们身后,他们表情都有些凝重,因为龙焱花被谁盗走这件事,在场的所有人里面只有他们四个最清楚,是穆妍做的,看纪宏宇的样子,难道是发现了什么?不应该啊……

    下一刻,纪逸出现,大声说:“爷爷,我碰上了一个祁家的细作,跟着他看到了祁宁远!祁宁远带着祁家高手此时就在城外虎视眈眈,我亲耳听到那个细作跟祁宁远的对话,可以确定,韦家的龙焱花,是被祁家盗走的!所有的一切,都是祁宁远做的局!现在他们就等着我们自相残杀,他们再把韦家和祁家一网打尽!”

    在场的所有人听到纪逸的话,脸色都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包括萧月笙和穆霖还有上官兄弟。不过其他人的心情是一样的,萧月笙四人的心情是不一样的。

    萧月笙很想仰天长啸:小弟妹你不好好睡觉又搞了什么啊?!竟然把祁家也给拉下水了!好一个甩锅神功!

    萧月笙确定纪逸没有被穆妍用傀儡蛊控制,因为如果中了蛊,他的表情和语气不会这样激动和愤怒,所以纪逸所说的话,都是他真心认为的?萧月笙觉得这一定是穆妍做了什么,太神奇了!

    穆霖和上官兄弟也是这种心情,穆妍的两位师父都忍不住想笑了,赶紧低了头,不敢让人看到。

    被纪昆抓在手中的韦争像是疯了一样,高声说:“一定是这样的!祁宁远手下有一个用蛊的高手!当时他们肯定是用傀儡蛊控制了我,利用我盗走了龙焱花!”

    韦渊已经疯了,咬牙切齿地说:“好一个祁家!好一个祁宁远!当初假惺惺地说什么把灭掉莲雾城的机会让给韦家,背地里却是打算灭掉韦家和纪家!”

    纪昆闻言,面色沉沉地和纪宏宇对视了一眼,然后开口冷声说:“韦渊,你杀了红苓,这件事没完!但是现在,老夫先不跟你算账!我们再打,就真的让祁宁远称心如意了!”

    “哼!祁宁远有种就过来,我定让他有来无回!”韦渊厉声说。

    纪昆和韦渊暂时把纪红苓的死放下,韦渊自然也不需要再利用韦方平来对付纪家人。所有人,甚至包括韦争那边还没死的高手,全都跟着韦渊,回到了城主府。

    “八长老和九长老呢?”韦渊依旧让纪昆坐了主位,他坐在旁边,扫视了一圈。

    浑身是血的萧月笙和穆霖站了出来,萧月笙开口说:“城主大人有何吩咐?”

    “你们带人,去盯着祁家人,他们有什么动作,随时回来禀报!”韦渊冷声说。

    “是!”萧月笙和穆霖领命出去了,本就是他们属下的上官恪和上官悯也跟了上去。

    却说祁宁远这边,他还在船上。

    当时穆妍跑了之后没多久,祁宁远真正的探子就回来了,跟祁宁远禀报拜月城中的情况,所说的话跟穆妍说的差不多,因为当时纪逸还没有回去,探子并不知道纪逸和纪宏宇认定了祁宁远是罪魁祸首这件事。

    祁宁远觉得拜月城中局势非常好,他不着急进城,打算等韦渊和韦争分出胜负,然后纪家跟韦渊清算纪红苓之死的账之后他在出手,他倒是没打算这次直接把纪家的掌权者给灭了,只是那十五朵龙焱花,不管此时在谁手中,他都必须拿到。

    于是祁宁远再次派了探子进城,继续盯着城中局势,有什么新的情况再回去禀报。

    说来也是真的巧,当祁宁远的探子再次潜入拜月城的时候,韦渊和韦争的战斗已经结束了,满地尸体和血迹,人都回到了城主府。

    探子于是再回去向祁宁远禀报,说韦争已经被打败了,现在韦渊和纪家人都在城主府之中。

    祁宁远决定等天亮看看情况再说,说不定到时候纪昆已经把韦渊给杀了,韦家人肯定也不会那么轻易对纪家人低头,反正越乱越好,他就等待最佳的出手机会。

    萧月笙和穆霖带着人出了城主府之后,对跟着他们的随从,还有上官悯和上官恪说:“分头行动,你们二人去南城,你们二人去北城,你们二人去东城,我们去西城,难保不会有其他家族的人也暗中躲在城外,查探过后尽快回去禀报城主大人!”

    “是!”四个随从和上官两兄弟都分开行动了,就剩了萧月笙和穆霖朝着祁家的船所在的西城海岸边而去。

    “穆小霖,我好想立刻回去问问小弟妹她是怎么把事情搞成这样的!”萧月笙忍不住笑了起来,还不敢笑得太大声,怕被人听到。

    穆霖唇角微勾:“我也想不到,但是事情现在变得更有趣了。”

    “这样一来,原本一直鼓动着别的家族,要灭掉莲雾城的祁宁远,接下来也别想闲着了!原本联合起来的五个家族,韦家经此一事,就算韦渊还活着,也败落了,韦家和纪家跟祁家必然会结仇,真是太好玩儿了!”萧月笙嘿嘿一笑,“跟着小弟妹出来混,处处是惊喜啊!”

    “希望小妹没有跟人打架受伤。”穆霖说。

    “应该不会,小弟妹即便没有武功,只靠头脑也能把人给玩儿死,哈哈!”萧月笙实在是忍不住的开心。计划跟不上变化,而穆妍每次带来的变化都让人想都想不到。

    萧月笙和穆霖看到了祁家的船,不过并没有看到祁宁远,因为他不可能一直站在船头吹冷风。

    “倒是看不出来祁宁远带了多少人过来。”萧月笙低声说。

    “我们回去就跟韦渊禀报,说祁宁远没有动作,肯定在等待城中各方互相残杀,坐收渔利。”穆霖轻声说。

    “然后,我们建议韦渊先发制人。”萧月笙嘿嘿一笑。

    “有一个问题,韦渊如果不死,我们怎么去投靠纪家?”穆霖问。

    “这不是问题,对纪家而言,他们霸占拜月城也没有什么价值,因为龙焱花都被盗走了,所以,最明智的是把韦渊杀了,带着韦方平和韦家能用的高手,全都回纪家去。”萧月笙说。

    二人回到城主府,其他三拨人也都回来了,上官恪和上官悯说在东城门外看到了韩家的船,南城北城并没有外来的船只,一向最低调的谌家这次依旧选择了置身事外。

    “韩家先不管,想办法逼祁宁远把龙焱花交出来!”韦渊冷声说。

    一个时辰之后,天色大亮。

    祁宁远睡了一觉,起来被人伺候着洗漱吃了早点,脑海中再次浮现出昨夜那个骗子的身影来。

    “萍水相逢两肋插刀……下次再敢让我碰见你,一定把你给剁了!”祁宁远轻哼了一声,准备再叫人过来问问拜月城中最新的情况,看看是不是可以出手了。

    结果祁宁远刚出现在船头,抬头朝着拜月城西城门看了一眼,原本空无一人的城楼上面,突然冒出了一个个黑点,下一刻,密密麻麻的箭矢朝着祁家的大船射了过来!

    祁宁远被人护着回到了船舱,骂了一句:“韦家和纪家人都疯了吗?竟然敢射老子的船!”

    一波箭矢过后,祁家的大船已经被射成了筛子,好在本来就停靠在岸边,倒也不必担心船会沉。船上有人受伤,但是不多。

    从地理位置来说,拜月城占据了绝对有利的位置,祁宁远不能理解现在本应该一片混乱互相残杀的拜月城,为何突然要对他这个来看热闹的外人出手?

    下一刻,韦渊出现在城楼上,高声说:“祁宁远!有种你就滚出来!我们韦家跟祁家向来无冤无仇,没想到祁家竟然如此恶毒!祁宁远你用傀儡蛊控制韦家掌管禁地的大长老,盗走了韦家所有十五朵龙焱花,还有韦家的那块藏宝图,又设计挑拨离间,让我们韦家人自相残杀,甚至算定了纪家人会前来助我,打算灭掉韦家,对我岳父和舅兄出手,再灭掉纪家!真不愧是六大家族第一天才,如此诡计,韦某佩服!但你别以为我韦家这么好欺负,别以为纪家都是软柿子!今日如果不交出你从韦家盗走的十五朵龙焱花和藏宝图,就把命留下吧!”

    祁宁远不可置信地看着身边的人,他平生第一次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韦渊说什么?老子偷了他们家的龙焱花和藏宝图?韦家的事情都是我做的?”

    “少主,韦渊是这么说的。”祁家一位长老皱眉点头说。

    祁宁远面色一寒,高声说:“韦渊你这个疯狗乱咬人,老子从没见过你们韦家的龙焱花和藏宝图!”

    韦渊冷哼了一声:“看来你是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了!放箭!”

    没过多久,祁宁远带着祁家人跳海逃走,放弃了他们的船,因为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他们再留下真的可能走不了了。

    平生第一次这么狼狈的祁宁远在属下的保护之下,一边往远处游,一边回头看了一眼拜月城,怒骂了一句:“定是有人故意阴我,否则韦渊不会像个疯子一样对我出手!两肋插刀那个小子,你给我等着!”因为祁宁远左思右想,来到拜月城之后,就只遇到了那么一件怪异的事儿,现在想来,肯定有蹊跷!

    拜月城中,穆妍正在悠哉悠哉地吃早饭,旁边还有乖儿子伺候着盛汤夹菜。

    突然打了个喷嚏,穆妍微微一笑说:“有人骂我,反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