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悦书吧 > 修真小说 > 都市最强仙帝 > 正文 第1068章 清洗身体
    第1068章 清洗身体

    这样说着,父亲从旁边拾起一把啄斧,在四周看了看。很快就选定一个合适的地方,开始发出卖力的嗨嗨声,开挖起来,看样子是要挖出个洞穴。

    “别担心,来,我们母女两好好说说话。”

    小灰炭站起来,刚想说什么,却被母亲拉住,微笑着搂入了怀里。

    控制在普通人能够做到的程度,直到傍晚,一个小山洞才挖了出来,大概有十平方左右,床的话,直接拉块表面平坦的大石头,在上面铺些草就行了。

    那些连饭都吃不饱的人不能奢求太多,桌椅什么的也是不必要的东西,不过至少一个烧火的小炉子,一个可以蒸煮食物的小锅,还有装水的罐子,这些最基本最实用的家具,还是必须有的,哦哦,还得弄一张可以盖三人的被子,夜晚还是挺冷的。

    门的话,今天大概是干不了了,明天再说吧,希望不会有冒失的妖兽闯进来才好,不然的话……正好给送点灵石来用用,哼哼。

    总体而言,如果再做个像样点的,可以勉强将风雨和黑夜阻隔在外的洞门,这样一处住所,完全要比原来那个破破烂烂的小房子好上千万倍。

    但为什么没有人愿意在这种地方住,原因也很简单,刚才说过,有妖兽出没,平时在矿区里工作的时候遇上,或许还能逃命,但是万一在睡着的时候,被妖兽接近,那就真是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怎么样?还行吧。”

    挖好之后,带着母女两个进来,父亲得意洋洋的炫耀自己的成果。

    “马马虎虎。”母亲小声嘀咕了一句。

    到是小灰炭的表情,有些微妙,愣了一瞬间,才露出含蓄的笑容,点点头,让人十分介意,不知道那小小的脑袋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小孩子太成熟果然不好,什么事情都知道往心里藏了,这是提前到来的叛逆期吗?

    看到这一幕的父母两人,出乎意料地开始纠结。

    “安心吧,家里的生活很快就会改善,我在那位修真者身边,也学到了一些锻造的手艺,虽然还做不成事,但是或许可以去哪个铁匠铺帮帮忙,挣点小钱,应该不成问题。”

    父亲继续昂首挺胸的说道,在花魔王城,大多数贫民以及平民的眼中,铁匠就是有钱人的同义词,哪怕只能打造出来一些粗糙的兵刃,至少也不用担心挨饿,所以即使在铁匠铺里干活,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美差。

    “最好是能找到。”

    母亲笑看了父亲一眼,低下头,看看手中牵着的小灰炭,随即,眉头皱了起来。

    那小小的洁癖发作,并非是厌恶,而是不允许,不允许有自己照顾的小灰炭,依然是这样一副脏兮兮的模样。

    于是……

    “在这之前,有一件事情必须先要做了。”

    这位一家之母,散发出了不容许任何人反驳的强大魄力,目光在小灰炭身上不断徘徊起来,大有跃跃欲试,迫不及待的感觉……

    “洗澡。”

    在母亲发出这个命令的时候,父亲露出理所当然的表情。

    在小灰炭还是一片茫然的表情中,周围的景色,就从昏暗石洞中,转移到了附近的小河,夜幕降临,冷风凄凄,吹动着周围草原上的稀疏枯草不断起伏,发出波浪一样的沙沙声,感觉随时都有可能从里面跳出某种妖兽来。

    小灰炭打了一个哆嗦,看看周围的景色,低着头,露出恐惧色彩。

    “放心洗吧,爸爸会守在一旁。”

    父亲拿着刚才那把啄斧,声势十足的朝四周挥舞几下,呼呼作响的破空声到是有让人觉得有那么几分安全感,可惜一直生活在矿山脚下的小灰炭知道,普通人的力量相对于妖兽来说是多么脆弱,她曾亲眼看到同一个矿区里面,有个数一数二强壮的大汉,轻而易举就被袭来的妖兽扑倒拖走。

    不过,父亲的滑稽动作,那副傻大胆的模样,还是让她忍不住想笑出来,就是嘴角要翘起的瞬间,心中又想起了什么事情,神色黯淡了下去。

    这一切都是在额前那过长的刘海遮挡中发生,父亲和母亲并未注意到小灰炭的神色,两人在一旁暗地里嘀咕起来。

    “看,这是洗头粉,还有洗身粉,我都已经准备好了。”

    此时正是显示一家之母心细的时候,母亲做状自豪地拿出这些东西,不由得让父亲撇了撇嘴。

    修真者平日里灵气护体,衣装身体根本就不会沾染上半点灰尘,哪怕经历过激烈的大战无法顾及到衣服,也可以用法力再创造出一件来,这位随身带着各种清洁物品的母亲,已经是超级洁癖的等级了。

    然后,两人开始见识到了时间积累的可怕,这头发……该不会真的有好几年没有洗了吧。

    看着原本还算干净的小河,已经变成一片墨色。叶尘无语远目,或许最简单的方法,应该是将这及臀的长发,稍微剪短一点再洗比较好。

    当然,这种极为直男的想法,被“母亲”严词拒绝了,因为洁癖关系,反而燃起了红莲内心熊熊的斗争之火,洗的更加卖力了。

    虽然这样说有点对不起小灰炭,但是今天,她一个人污染了一条小河。

    足足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小灰炭终于焕然一新。

    那头和黑炭一样脏腻的头发,在铅华尽洗之后,终于露出了原本的发色,夜色之中,随着拂过轻轻舞动飞散的,是银一样的丝线。

    银色的头发,并非是那种很耀眼的银色,更像是水银一样,色调有些暗淡的银色。

    不过,这头水银色的长发,还显得过于干燥,像是枯草一样干巴巴的。想来也是,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和矿质侵蚀所造成的发质损坏,要是因为小半桶洗头粉下去,就能重新恢复光亮柔顺,那叶尘可真得好好的打听一看,看看这神奇的洗头粉究竟是否是某种神材神药了。

    身子也洗干净了,虽然还在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煤矿味,但比起一个小时前,隔着老远就能闻到一股微妙的味道,那可是要好多了,以前的小灰炭,从她身边经过的人,大多数都是要捏着鼻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