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悦书吧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大金乌 > 洪荒之大金乌》章节表列 第四百二十九章 再次叫阵
    十天君既已决定要摆下大阵,与阐教弟子较量一番,当即就不曾耽搁,立刻就在西岐城和殷商大营之间布阵,忙碌了半晚上,这才各自把十座大阵摆了下来。

    只见天绝阵中混沌一片,天地人三气时聚时散,其中玄妙无法预知,暗藏危险。

    金光阵中隐隐有无数宝镜隐于虚空中,大阵吸收夜晚的月华之力,变的如同一面玻璃镜子一般玲珑剔透,但其中暗含杀机。

    落魄阵中,生门已闭,死门大开,里面阴森森,立着一根白幡,有神风吹过,白幡飘荡,顿时隐隐有厉鬼哭嚎之声从白幡之中传出,而一听这哭嚎之声,就让神魂动荡不稳,像是被这白幡招魂而去,失魂落魄。

    地烈阵中……

    半夜之间,十绝阵布置完成,闻仲等人在十天君的带领下,一一看来,又听着身边的十天君介绍各自大阵,果然这十座大阵皆是凶险恶阵,威力极大,仙凡进入阵中,一不小心就会身死魂灭,魂飞魄散。

    闻仲看了一圈,就满意地点了点头对十天君道:“十绝阵果然名不虚传,明日就要看十位道友如何大显神通,将阐教弟子击杀于大阵之中!”

    秦天君立刻应道:“我等绝不会让太师失望,定然助太师擒杀一干阐教弟子,攻破西岐!”

    “哈哈哈!”闻仲抚须大笑,沉吟着颌首,看着那远处夜色之中的西岐城,眼里跳动着怒火和浓烈的杀意,此时在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动摇殷商根基者,必杀之!

    次日一大早,十天君立刻进入各自布下的大阵之中,主持大阵,而闻仲则是率领着殷商大军,在袁洪等人的护卫之下,再次来到西岐城下叫阵,敲响了隆隆的战鼓声。

    “咚!”

    “咚咚!”

    “咚咚咚!”

    ……

    战鼓声雄浑急促,传入了西岐城中,当即就惊动了姜子牙、姬发以及南极仙翁等人,他们不敢耽搁,又是聚集众人商议应对。

    那姬发听着城外传来的急促战鼓声,神情颇为疑惑,开口问道:“相父,诸位仙长,你们昨日回来不是说已是诛杀了好几位殷商的能人异士吗?殷商得知此消息,应该乱了阵脚,不敢再来挑衅才是,为何今日一大早那闻太师又率大军来到西岐城外叫阵呢?”

    姜子牙听问,也是十分疑惑,捻着颌下白须道:“武王所言甚是,这也是此时贫道所疑惑的地方,为何殷商不但不曾乱了阵脚,明知诸位师兄来了西岐相助,还敢来西岐城外叫阵,难道他们有何依仗不成,不惧诸位师兄?”

    说着,他就紧皱着眉头,沉吟不语。

    姬发见状,也不敢打扰,只看着姜子牙沉思,可许久过去,姜子牙还是不发一言,这时姬发忍不住问道:“相父,那么该如何应对那城外叫阵的闻太师?是继续高挂免战牌,避而不战,还是打开城门,前去应战呢?”

    姜子牙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但没有立刻回答姬发的问题,而是看向南极仙翁、广成子等人,问道:“却不知诸位师兄觉得该如何应对?”

    听问,阐教弟子都是看向南极仙翁,那广成子也是如此,显然这玉虚弟子是以南极仙翁为首的。

    而南极仙翁则是抚须沉吟半晌,这才笑道:“哈哈!子牙师弟,那些截教弟子已知我等来到西岐,若是我等避而不战,岂不是让他们以为我们阐教中人惧了他们?”

    姜子牙闻言,确认般地问道:“南极师兄的意思是打开城门,出城迎战?”

    “嗯!”南极仙翁抚须颌首道,“昨日我已是两次三番地警告他们,点明这其中厉害,劝他们退去,不要助纣为虐,但他们既然执迷不悟,依旧逆天而行,自找死路,那就只能成全他们了!”

    “而且,我也想看看他们到底有何依仗,竟然还敢敲响战鼓,来到西岐城外挑衅叫阵,也领教领教这些截教弟子的神通!”

    南极仙翁既然如此说,那自然姜子牙不会反对,而姜子牙不反对,姬发也自是点头同意,于是西岐城中大军也是动了起来,就要大开城门应战了。

    西岐城外。

    闻仲看着那西岐城高挂的免战牌被撤去,西岐城大门大开,姜子牙站在战车上,在南极仙翁等阐教弟子的护卫之下,率领着大军出了城池,与殷商大军两相对峙。

    顿时,闻仲就重重地冷哼一声,高声喝道:“姜子牙!你倒是使得一手好伎俩,高挂免战牌,行缓兵之计,暗中则是请来阐教弟子前来相助,老夫却是中了你的奸计了,让你和西岐有喘息之机!”

    他的声音响彻两军之间,如同雷霆暴喝一般,震耳欲聋。

    但姜子牙却不为所动,稳稳地站在战车上,抚须哈哈笑道:“闻太师,所谓兵不厌诈,在战场上两军交战,何等计谋手段都可一用,更何况我姜尚并未曾破坏战场规矩,只是高挂免战牌,拖延太师三日,行缓兵之计而已,这乃是光明正大之举,如何能称之为奸计呢?太师又何必如此恼怒呢?”

    第一次叫阵交战之时,闻仲就已是领教过姜子牙那三寸不烂之舌了,他自知自己不管有理无理,都是说不过对面的姜子牙的。

    所以,他也不愿和姜子牙浪费口舌,当即就直奔主题道:“姜子牙,就算你奸计得逞,请来了诸多帮手,那又能如何?逆臣贼子终是逃不过败亡之途。”

    这话一出,不等姜子牙反驳说什么,他又接着道:“好了,姜子牙,老夫不愿与你多费口舌,做无用的口舌之争,战场上还是以存亡胜败来论吧!”

    说着,他不看姜子牙,又看向南极仙翁等人,指着西岐城外不远处黑烟笼罩之处道:“今日,老夫来此叫阵,乃是因截教十位天君不忿昨日尔等仗着手中先天灵宝欺凌,故摆下十座大阵,想要与诸位较量一番,却不知诸位道友可有胆量进阵一较高下?”

    南极仙翁等人闻言,转头看向十天君布阵之处,果然就见十座大阵屹立,其中血煞杀气极为浓烈,隐隐间雷霆闪电不断,夹杂着风火之势,又有厉鬼哭嚎声隐隐传来,青天白日间居然让人感到阴森恐怖之感,一看就知这些大阵一个个极为凶险,让人皮骨皆寒,。

    但阐教弟子本就不把所谓的十天君放在眼里,如何会惧怕他们摆下的所谓大阵?

    当即,那广成子就冷哼道:“真是不知死活的孽障,昨日让你们逃了,今日你们却是难逃此劫,哼!”

    说着,就招呼阐教弟子往十绝阵而来,化作一道道遁光进入大阵之中,前去破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