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悦书吧 > 玄幻小说 > 九宫皇妃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无意窥得受难人
    夏宁被方挚珍扔在了近侍院一处废弃的柴房之中,大门紧锁,不给吃喝。

    接连几天,焦战尔都没有遇到过夏宁,在她经常走的路上徘徊过好几次,也没有人影。怀中的小猫崽被他这么来回走给悠睡了好几次。正好,明阳宫刚整修完一处屋子,周围很乱,灰尘杂多,焦战尔便去了近侍院叫她们过来帮忙。

    方挚珍看到焦战尔,笑着说

    “近侍院这就派人过去。”

    焦战尔“嗯”了一声,向里面张望了一下,没有夏宁的身影。方挚珍现在尤其的注意焦战尔的举动,刚刚他的打量也正好入了自己的眼。便问

    “大人在寻谁?”

    焦战尔回过眼神,说

    “没有。”

    说完便转身离开。从焦战尔的眼神里,方挚珍感觉到他对夏宁,绝对也不是单纯的。哼,越是这样,我越不会让你们相见!方挚珍在心里狠狠的说。

    宫中主子给各个宫殿宫人的赏赐也快结束了,赐阳宫只剩下了近侍院没有送去。今日,梁垣鹤就让韩萤和陶青铃过去将这最后一个任务完成。

    韩萤和陶青铃边走边小声闲聊着,感觉也很快,就到了近侍院。方掌院接了赏赐,谢了恩之后,与她们寒暄了几句。正好皇上传旨让方挚珍过去,她便说

    “那你们二人,如果时间还来得及,可以在近侍院转转,毕竟都是这里出去的人。”

    “谢掌院,我们也要回去了。”

    方挚珍先行一步,韩萤和陶青铃随后。刚要出近侍院的大门,韩萤突然觉得肚子有些疼,她知晓茅房的位置,便先过去方便一下,陶青铃便在门口等她。

    解决完之后,韩萤出来,正好面对着那处废弃的柴房,她想起了以前这里还能正常使用,现在已经物是人非,也不知道冯玉娴现在什么样,被易尘送走了以后,她根本见不到。出于对旧日感情的怀旧,韩萤走到那柴房的门口,看着这里已经清冷萧条,心中更是感慨。她发现柴房落了锁,开始还没有多想,以为废弃了的东西,就不用了,也没人会来。

    韩萤借着心中的伤感,用手轻轻的碰了下那锁头,回想着从前的事情。在柴房内的夏宁听到门外有动静,似是见到希望一样,努力的哼唧了两声。由于好几日未进米水,她已经虚弱不堪,接近了奄奄一息。

    韩萤忽然听到房内有声响,像是人的动静。她心一惊,用手去掰那锁,根本打不开。她又试探着将门推开一点缝隙,正好被太阳的一束光线照了进去,照在了夏宁苍白凌乱的脸上!韩萤吓了一跳,不禁倒退了两步。

    被光线照射的睁不开眼睛,夏宁好一会儿适应,她努力的开口

    “救……救我……”

    韩萤先是看看周围并未有其他的人,她重新冲门缝里往进瞧,果真是有一名宫女,似是受了什么刑罚,浑身都是血。但是,再仔细一看,似乎是叫夏宁的那个宫女!韩萤见过她的!

    “夏宁?”

    韩萤小声的喊了一句,夏宁听到那人竟认得自己,费力的看过去,好像……好像是韩萤……

    “萤……姐……”

    “是我!”

    韩萤见两个人对上了话,忙说

    “不管怎样,我会救你的!”

    夏宁听了,感动的不行,泪水也没有力气的滑了下来。

    韩萤知道夏宁关在这里,一定是方掌院做的,近侍院只有她敢如此的监禁宫女。现在不是问原因的时候,她之前见到过这个宫女跟着冯玉娴,看样子,冯玉娴是很得意她的,这样说来,也应该是好人。韩萤赶紧离开,先不能节外生枝。

    “怎么这么久?”

    陶青铃问道,韩萤拉着她的手,说

    “快走,一会儿告诉你。”

    陶青铃看着韩萤的神色,知道她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赶紧点点头。

    “什么?”

    到了赐阳宫,韩萤将事情说给了九皇子,她自己不知道怎么做,但是相信九皇子一定会有办法的。陶青铃听了,惊讶不已,但很快她就神色如常

    “萤儿,这件事,你不要去管,和咱们无关,小心得罪他人!”

    韩萤说

    “那名宫女,仅有几面之缘,她的为人,给我感觉是很本分的。再说,现在宫中都知道方掌院为人苛刻,我真的担心夏宁遇到危险。”

    “你要救她?”

    梁垣鹤问。韩萤点点头,梁垣鹤思索着,陶青铃赶紧说

    “萤儿,这绝对不行。救她,关乎整个赐阳宫,万一出了事,连累的是九皇子!”

    韩萤听了,一想,确实说的也对,于是她马上说

    “殿下,奴婢去想办法,定不会连累您。”

    陶青铃很生气

    “萤儿,为何你这样死心眼?”

    “韩萤,你可见过她与别的宫的人走得近?”

    梁垣鹤没有理会陶青铃的话,直接问道。韩萤想了一下,摇摇头。

    “玄书。”

    梁垣鹤招呼季玄书。

    “殿下。”

    “明阳宫和昭阳宫可有和近侍院走的近的人?”

    季玄书说

    “没有。”

    季玄书又想了一下,说

    “不过,那日太子带人抓刺客的时候,太子身边的侍卫,似乎是救了一个近侍院的宫女。”

    所有人都认真的听着季玄书说话。

    “确定?”

    梁垣鹤问。

    “是的。因为当时咱们在比较偏僻的地方,没有人注意,臣挡掉暗器的时候,回眼之时,在人群的后面看到的。好像也没有人注意到他们,都在护着太子。”

    “那侍卫是谁?”

    “是太子的近卫,焦战尔。”

    梁垣鹤想了想,对着韩萤说

    “本宫想到一个办法,但不一定有用。”

    韩萤听了,欣喜的说

    “多谢殿下。”

    梁垣鹤坐着,弯下身子,将胳膊搭在膝盖之上,对她说

    “你去明阳宫,想办法见到焦战尔,相信你有办法。”

    韩萤听了,微微有些尴尬。梁垣鹤轻轻的摆着手势说道

    “你侧面问一下,他同近侍院的关系。仅凭救人那一下,不能确定他是否认得近侍院的人。因为焦战尔的为人,是很容易遇危出手的。如果他不认得近侍院的人,就不要求他,不用将事情扩大,累及更多。他若同近侍院走得近,可以一试,问他可有什么办法,救出你想要救的人。”

    韩萤听了,赶紧跪下给梁垣鹤磕头,说

    “奴婢多谢殿下出谋划策。”

    陶青铃一直盯着梁垣鹤修长的手指,心花开放般。

    “说白了,此事,是看焦战尔能不能帮到你。如果不行,再想其他的办法。”

    “是,奴婢遵命。”

    韩萤焦急的跑了出去,梁垣鹤直起身子,玖玉为他倒上茶水,陶青铃说

    “殿下,用不用奴婢帮您捶捶?”

    梁垣鹤闭上眼睛,说

    “好。”

    陶青铃第一次能够真正的接触到九皇子,心中甚是激动。她来到九皇子的身后,伸出手,力道正好的给九皇子捏着肩膀。从衣服透过来的九皇子的触感,还有那身上的清香,陶青铃心醉不已。

    韩萤一路小跑,大老远碰到哪家的主子,赶紧减缓速度问安。终于到了明阳宫,韩萤不知道该怎样叫焦战尔出来。也是赶巧,正好焦战尔抱着小猫崽出来遛弯,想能不能碰到夏宁。韩萤看见他,赶紧叫住

    “焦大人!这边!”

    焦战尔闻声看去,只见韩萤冲她挥舞着双臂,似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他走过去,调侃着说

    “这怎么遇事不找太子殿下,净找我啊?”

    焦战尔看着韩萤瞧着自己的两眼冒光,故意这样说。

    “焦大人。”

    韩萤将他拉倒一边,焦战尔赶紧甩开她,说

    “男女授受不亲啊!”

    韩萤看了眼他怀中那乖巧的小猫崽,之后问

    “焦大人,您可与近侍院的什么人熟识吗?”

    焦战尔一愣,上下打量下韩萤,说

    “你要干什么?”

    韩萤心急如焚

    “焦大人,韩萤遇到一件事,不知道焦大人有没有办法。”

    “你说。”

    “奴婢今日去近侍院,发现柴房关了一名宫女。奴婢与她见过几次,所以,想问问焦大人,能不能帮我出格主意,救她出来。”

    焦战尔听了韩萤的话,心中不自觉的一惊,他抓住韩萤的衣袖,问

    “被关之人是谁?”

    韩萤紧张的深吸一口气,说

    “夏宁。”

    夏宁!

    焦战尔的脸色骤变!怪不得这几日没见到她,原来是出事了!

    韩萤看着焦战尔的神情,以为是他很为难,想起九皇子的话,便说

    “大人,如果您为难,就不必出面了,奴婢再另寻他法。”

    为难?不出面?怎么可能?不用说,肯定是方挚珍干的!她为何总是同夏宁过不去?

    “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

    “大人,你只把办法告诉奴婢,奴婢就办就行,不可连累您。”

    焦战尔将小猫崽一扔,便扔到了墙头之上,小猫崽委屈的叫了两声,之后便跑走了。

    “我会想办法,不用你。”

    韩萤没想到焦战尔竟然把事情全部都揽了下来,和自己的预期不一样,忙说

    “多谢焦大人。”

    焦战尔刚要走,转回身,问道

    “谁让你来找我的?”

    韩萤一愣,焦战尔明了

    “呵,你们主子倒是神机妙算。”

    焦战尔转身离开。他不知道九皇子为何要韩萤来找他,但是这分析事情的能力,真的不容小觑。太子殿下,和五皇子,都比不过!焦战尔心中如是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