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悦书吧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我家宿主是爸爸 > 正文 第69章 末日生机20
    李邢嫌弃的推开季云冉。

    季云冉没有防备,一下子被推开十几米远。

    狼狈的在地上滚了一圈,也惊动了前面的丧尸。

    季云冉整个人都懵了。

    看着李邢,一脸震惊。

    男人怎么可以这么善变,明明这几天,她都已经感觉到。

    李邢是真的在关心她。

    甚至比末世前,他们还没有分手的时候对她更好。

    现在突然翻脸,又是为什么?

    不过已经逼近的丧尸容不得季云冉多想。

    连滚带爬的跑回来。

    李邢嫌弃的一脚踢开。

    “滚开,丑八怪。”

    众人???

    说好的真爱呢?

    这不是真爱的打开方式。

    季云冉捂着胸口,愤怒和恨意几乎要将她理智烧尽。

    恨李邢,恨黎浅浅,恨所有人。

    抬眼对上楚蕴似笑非笑的眸子。

    更恨。

    季云冉突然起身,直接扑到楚蕴面前,眸底聚着幽暗的光,直勾勾的盯着楚蕴。

    反正也是死,还不如拼一把。

    楚蕴

    卧槽。

    这贱人居然要勾引本宫。

    粉鸭子也被惊呆了。

    “宿主,你看看你把人家女主逼成啥样了。”

    为了活命,生生扭成百合???

    ord妈,有点期待季云冉成功怎么办。

    粉鸭子暗戳戳的意银,但是嘴巴夹的紧紧的。

    一定不能让臭女人知道他的想法。

    一团能量体扑面而来。

    楚蕴冷着一张脸,直接打散。

    同时季云冉只觉得脑子里什么东西生生被撕扯出来。

    咬牙忍受痛楚的时候,就看到数不清的丧尸涌了过来。

    冷漠到极致的嘲讽声在她耳边响起。

    “就这点上不了台面的魅惑手段,也敢肖想本宫?”

    季云冉脸上闪过震惊,恐惧,随即又了然。

    “果然是你。”

    早就猜到了不是吗?

    除了黎浅浅,还有谁?

    只是想不通。

    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戏弄她?

    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但却是同样的结局。

    一点由不得她。

    她,好不甘心。

    “草,这是七阶丧尸。”李邢有些惊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季云冉只觉得一道蛮力把她硬生生拉过去。

    丧尸冰冷的手落在她后背。

    李刑情急之下拿季云冉当肉盾。

    “啊贱人,放手。”

    丧尸堆里,被围在中间的季云冉死死的拽住李邢。

    满是怨毒的目光却紧紧盯着楚蕴。

    “快,快帮我拉开这个疯女人。”李邢大吼。

    牧琳琳迟疑道“黎姐姐,我们要不要帮一下他?”

    楚蕴“随你。”

    帮不帮是个人意愿。

    她又没拦着谁。

    牧琳琳咬了咬唇,知道黎姐姐这是不打算出手的意思了。

    “黎小姐,请您出手救救他。”到底是曾经的兄弟,齐叶站了出来。

    楚蕴目光冷漠无波。

    连个眼神都没给齐叶。

    想救人不会自己动手?

    季云冉和李邢周围全是高阶丧尸,饶是齐叶急的团团转,也不敢上前。

    最后,季云冉淹没在丧尸群里。

    连一丝尖叫都没有发出。

    直到死,眼睛都大睁着,盯着楚蕴。

    然后,李邢的怒吼声也熄灭。

    恐慌在众人之间蔓延。

    丧尸解决完季云冉和李邢,就朝异能者们冲了过来。

    肃杀在空气中蔓延。

    这场厮杀持续了整整一天一夜。

    围城的丧尸被全部消灭,但是基地的异能者也死了将近一半。

    不搭理身后林艳艳嗷嗷的诉苦声。

    楚蕴来到一处无人之地。

    “把黎浅浅放出来。”

    黎浅浅的灵魂出现在眼前。

    楚蕴,“可还满意?”

    黎浅浅点头,“很满意。”

    楚蕴,“那就行。”

    正要脱离身体,就听黎浅浅开口了。

    “我其实还有一个愿望。”

    楚蕴皱眉,什么破愿望不一次性说清楚。

    “我希望能救我爸爸。”

    “你可以帮我吗?”

    “付出再多代价我都愿意。”

    楚蕴直接拒绝。

    “时间无法回调。”

    这个位面本来就濒临崩溃的边缘。

    时间回拨已经是极限。

    而那个时候,黎将军已经死了。

    黎浅浅绝望的低下头,“是我强人所难了。”

    楚蕴不说话,直接脱离身体。

    还是例行询问。

    “需要我清楚你的记忆吗?”

    黎浅浅摇头,“还是谢谢你。”

    楚蕴直接抽取了一部分灵魂之力。

    看着黎浅浅回到她的身体后。

    让粉鸭子构筑了一个空间通道。

    一望无际的沙漠中央。

    蓝色水球浸入沙地。

    楚蕴双手结印,布了一个阵法。

    在西北角的地方,留下一道生门。

    或许某一天,有一个天选之子会带着使命打开这个阵法。

    依照水球里的生机,这个位面恢复到初始的灵气位面,也不是不可能。

    做完这一切,楚蕴就感觉身体里涌入了一股力量。

    天道信仰力。

    感受着身体里涌动的熟悉力量,总算不虚此行。

    “回家吧。”

    粉鸭子“好嘞。”

    楚蕴顺着空间通道回到上域。

    冷漠的看着茅草棚。

    比走之前还暗淡。

    草都是灰扑扑的。

    楚蕴走进屋里,屋子也小了点。

    粉鸭子有点慌,“楚蕴楚蕴,怎么会这样?”

    “咱们明明得到了天道之力,怎么反而更弱了呢?”

    怎么会?

    当然会。

    重建怎么比得上破坏的速度?

    典型的入不敷出。

    屋顶的铜铃叮咚叮咚响个不停,委托人不少。

    楚蕴冷笑,“开启任务,要是有天道盟那群渣渣的位面,优先选择。”

    就不信了。

    弄不死那群孙子。

    粉鸭子“可是咱们现在就咱们两弱鸡,万一把主神招来,咱们打不过咋办?”

    就怕打不过,所以他选择位面都是避开天道盟的人。

    粉鸭子劝道,“要不还是从长计议吧?”

    呵。

    楚蕴冷笑一声,“弱鸡?”

    “说的是你吧。”

    卧槽。

    粉鸭子心口中了一剑。

    “再说,现在打不过,等着他们继续削弱我们的力量,就打的过了?”

    上域和万千位面相连,而他们这些生活在上域的种族,又和上域一损俱损。

    怂什么怂,直接刚。

    粉鸭子还是怂兮兮的。

    嘤嘤嘤。

    但不敢反驳。

    “好,好吧。”

    反正你是老大你说了算。

    “那楚蕴你准备一下,任务开启。”

    楚蕴嗯了一声。

    下一秒,进入了一具身体。

    楚蕴一睁眼,就看到一个穿着古装,浓妆艳抹,满脸狰狞的女人。

    一巴掌扇过来。

    “贱婢,你敢冒犯本宫。”

    卧槽什么情况?

    楚蕴抬腿就是一脚。

    本宫的脸也是尔等凡人可以碰的?

    古装女人一屁股跌在地板上,整个人都有些懵。

    过了三秒,指着楚蕴,“导演,你看她。这还怎么拍?”

    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走过来,心疼的扶起地上的女人。

    “怎么样,摔到哪了?疼不疼?”

    白微微一点不避嫌的偎在男人怀里,“人家不是摔的,是她踢的,好疼的啦~”

    楚蕴被那声啦的尾音激出一身鸡皮疙瘩。

    恶狠狠的瞪了白微微一眼,“就是本宫干的,你要怎样?”

    要干架啊?

    谁怕谁?

    导演横眉冷竖,“池晨曦,你丫吃错药了还是拿错剧本了?”

    白微微也懵逼,这明明是自己的台词,她才是恶毒女配啊。

    楚蕴一愣,这才打量了周围。

    摄影灯光幕布一应俱全。

    她身上还穿着一身宫女装。

    所以这是在拍戏?

    拍戏又怎样?

    拍戏也不能打本宫的脸。

    导演很生气,中气十足的吼。

    “池晨曦,你到底要干什么?今天还能不能拍了?”

    这丫的要不是关系户,他能让她当女主?

    信不信分分钟换了你丫的。

    楚蕴直接摆手,“不拍了。”

    接收剧情才是重点。

    导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