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悦书吧 > 玄幻小说 > 我不是工具人 > 正文 第七章 杀气
    眼皮微微一抬,陆君无奈看向白拂雪道。

    “可以是可以,但是我有什么好处?”

    “如果说你是我的娘子,那我做相公的自然是义不容辞,但你只是把我当工具,就另当别论了!”

    听到陆君的话,白拂雪没有立刻回应,而是不断的咀嚼着口中的蜜饯,直至将蜜饯嚼烂吞咽下去后,她才明眸一转道:“好处?让你在我家吃香的,喝辣的做大少爷算不算!”

    又指了指桌上陆君买的零食,“你买这些零食用的钱是不是我家的?”

    “还有你在铁匠那花两千两买兵器的钱是不是我家的?”

    这一刻,听到白拂雪所言的陆君双眼瞳孔瞬间一阵收缩,同时一股恐怖的杀气由他的身上宣泄了出来,好在陆君反应够快,使得杀气虽然宣泄了出来,但因为出的快,消失的也快,所以白拂雪并没有感受到。

    但是望着陆君那突然间看向自己的目光,那目光中充斥着的冷酷,白拂雪还是不由得吓了一跳。

    不过随着陆君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立刻换上一抹笑容,白拂雪这才缓了过来。

    “好吧,我会向虎叔提一下的!”

    陆君没有问白拂雪为什么派人跟踪他,他更好奇的是为什么他没有发现自己被跟踪了,难道是一个绝顶高手?

    “那……我就等你好消息了!”

    白拂雪说道。

    说话的时候,白拂雪的双眼一直看着陆君,同时心脏‘砰砰砰’的加速跳动着,只因她还没有从陆君刚才那看向自己的冷酷目光中恢复过来。

    “刚才那一刻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他看我的眼神会让我有一种后背发凉的感觉!”

    “他不是一个废物吗?”

    “错觉,一定是错觉!”

    就像之前的孟虎,白拂雪以为这是自己的错觉,毕竟陆君是废物在她的心里早已根深蒂固。

    不过即使如此,白拂雪还是问道。

    “外,你刚才的眼神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那么看我!”

    言语间,白拂雪又用穿着绣鞋的脚丫踢了踢陆君的小腿,算是给自己找回一点场子,毕竟刚才的那一刻,她确实害怕了。

    “外,本小姐在和你说话呢!”

    陆君又抬了抬眼皮,“小姐,这么多零食还堵不上您的嘴吗?”

    “你!”

    白拂雪的暴脾气被陆君给点着了,支起身子的同时,双手叉腰道:“陆君!”

    “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我的小姑奶奶,我错了还不行吗?”

    随着陆君这么一说,白拂雪这才重新坐了下来,同时‘哼’的发出了一声冷哼。

    虽然陆君认怂了,但陆君的目的也达到了,便是转移了白拂雪的注意力……

    “咦,我刚才问的是什么来着?”白拂雪有些懵圈道。

    “对了,你在看什么?”

    终于,白拂雪发现了陆君手上的书籍。

    “武道讲解!”

    “难怪你那么废,这种地摊上的书有什么好看的!”

    “……”

    第三次了,陆君仿佛白拂雪不存在一般,使得白拂雪的两撇黛眉直接倒竖了起来。

    “外,你当本小姐不存在吗?”

    “这女人好烦啊!”

    思索间,陆君无奈看了一眼白拂雪。

    “大小姐,你究竟想怎么样?”

    闻言,白拂雪这才缓和倒竖的两撇黛眉道:“你知道吗?许攸那个小贱人突破罡气境了!”

    “所以呢?”陆君道。

    白拂雪撅嘴道:“什么所以……最近我也有了突破罡气境的征兆,原以为我会成为我这一届武院弟子中第一个突破罡气境的,到时候势必会被各方关注,却不想被许攸那个小贱人抢了先!”

    似不甘心,说到这里的白拂雪忍不住便捏了捏小拳头。

    罡气境,淬体后的武者第二个境,以诞生罡气为主,也是可以被称之为高手的一个境界。

    “哦,这么惨吗?”

    “真是可怜!”

    “来吃个桔子!”就像哄小孩似的,陆君将面前的一个桔子递到了白拂雪的面前。

    显然,白拂雪看出了陆君在哄自己,便娇声喝道:“滚!信不信本小姐一掌拍死你!”

    “你想做寡妇?”陆君毫不畏惧的说道。

    “我……”瞬间,白拂雪的一张俏脸泛起了红晕。

    “啪!”白拂雪的一只脚搭到了陆君的腿上,并说道:“本小姐的腿有点酸,你给我捏捏!”

    “你不是不让我碰你么!”陆君好意提醒道。

    “我说的是没有本小姐的允许你不能碰,现在……本小姐允许你给我捏脚!”

    陆君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像是冰山美人的女人会有这么幼稚的一面,或者说竟如此的小心眼。

    正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何况自己是个入赘的女婿,陆君便放下了手上的书籍,给白拂雪捏起了脚。

    而这时的白拂雪,一边吃着陆君的零食,一边又开始发起了牢骚。

    “还有一件事你一定不知道,听说我们武院的一名师姐和一名武师好上了,啧啧啧……这些个女人,为了上位真是不要脸啊!”

    看着此刻白拂雪一脸嫌弃的表情,陆君少有的震惊了,只因他想告诉白拂雪,别人这么说也就算了,就你……有资格说这话?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当局者迷?陆君无语的摇晃起了脑袋。

    而白拂雪,则浑然不觉的继续编排着,时不时的切换着双腿,以最舒服的姿势接受陆君的按摩。

    这也得称赞一下陆君的按摩手法优秀,因为曾经有一次,为了完成一个任务,他跟着一名按摩师学习了半年的按摩手法,所以白拂雪还真被陆君给按舒服了。

    使得不一会儿,白拂雪竟然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于是,陆君便将白拂雪从卧榻上抱了起来,走到了一旁的雕花龙凤床前。

    或许是动作大了一点,转眼,白拂雪便睁开了双眼,然后发现自己正被陆君以公主抱的姿势抱在怀里,便面色一红的盯着陆君问道:“你干嘛?”

    “别误会,我只是怕你着凉,给你抱床上而已!”陆君回答道。

    “真的?”

    “没有想做点别的什么事?”白拂雪用着不信任的目光看着陆君道。

    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