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悦书吧 > 修真小说 > 山海碑歌 > 正文 第二十一章,墨云初显形,青丘遇黑衣
    都城,水华宫内。

    就在广龙子与赵瑛诺苟且之时,寝宫之外却有一道幽暗的身影,静立于屋檐阴暗之处!

    这幽暗的身影周身,却被如墨裹!墨似水又似烟,正上下翻滚,犹如活物一般,缓慢蠕动!然而最为诡异的却是在这炎炎夏日之下,身影所立之处,墨覆盖之地,竟然如那冰霜一般层层覆盖扩散!随即慢慢消融升腾成浓浓的黑色烟雾,向上凝实汇聚,如此这般简直诡异莫名!

    未过片刻,待寝宫内便慢慢传出异样的缠绵之音。只见那周身覆盖墨的身影,如同幽冥死神般漆黑的面容上,竟忽然闪过两道冰冷的幽芒,随即慢慢消散!

    “嗤嗤~~”

    随着一丝丝微不可查的蠕动腐化声响起,那诡异的黑色身影,犹如粘稠的墨汁一般下落消融,竟然慢慢融入宫檐下的阴影之中,顷刻间竟消失于无形!仿佛方才所发生的一切,都从未存在过一般!

    寝宫外的变化,广龙子二人却并不知晓。不过倒也奇怪!要知道广龙子乃是一国之国师,虽不是国人所传闻中的得道仙人,却也是货真价实的无垢修士。

    无垢之境,神识便可感知方圆百丈之内动静!而此刻如此之近,广龙子却并未有所察觉,可见i人修为必然远超广龙子。且至少相差一个大境界,方可悄无声息i去自如!

    一名无垢期修士,便可做一国之仙师,真不知道那神秘黑影,又是何方玄宗仙人?

    青丘山北麓五行峰巅,五行宗内。

    宗主青叶子一边将那,形色各异的树叶排放在身前,一边不时灌两口美酒。青叶子贵为一宗之主,可屋内却装饰古朴简约,可能除了这阵阵酒香与那几片青叶,也就没剩下些什么了。

    “碰!”青叶子将那空空如野的酒葫芦随意丢在一旁。

    他静静的端详着身前几片青叶,口中不时念叨着什么?最终他呵呵一笑,好似从那几片青叶之中,看出宝物一般!

    随即,青叶子抬头望着已然静立等待多时的一男一女道:“山君,冰凝啊,最近几日你们下山去寻找一人,务必将他带上山i。”

    说完,青叶子又继续端详起身前绿叶。可二人一听却是莫名其妙,疑惑的对望一眼,心道您老倒是说带谁啊?什么样貌特征?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叫什么?如今这倒好,直接i了句找个人,带上山!谁知道要带谁呀?

    而此时,青叶子见二人竟然迟迟未动!

    只见他满脸通红的打了个饱嗝,不悦的问道:“为何还不去寻找?杵在这做什?难道还要本宗主请你们吃酒?”

    这青叶子话音刚落,二人是哭笑不得。好嘛,师尊这怕是醉迷糊了!

    见此,山君苦笑无奈道:“师尊,您还没告诉我和师妹,要找什么人呢?”

    青叶子一听,顿时眉头皱起,嘀咕道:“没说吗?老夫记得说了啊,额,你们真不是想喝老夫的‘青竹’酒?”

    见自家师尊又i这出,山君顿觉无力。

    而身旁一直未曾说话的师妹陆冰凝,却一脸淡漠道:“师尊放心,弟子与师兄不喝。还请师尊告知所寻之人到底是谁?”

    青叶子见二人皆言之凿凿,便将信将疑,笑呵呵的道:“如此甚好,甚好,哈哈哈~呐~是这样,你们刘长老那缺个记录月丹的人。额你们就去山下找个资质差的,但一定要有学问的,最好是样貌俊朗的看着顺眼多找些为师择优~。”

    望着此刻正滔滔不绝,一通顺嘴溜的师尊,二人是顿感深深的无力。

    山君见师尊就没停口的意思,连忙道:“师尊!这是找笔记杂役,还是找秀才?干脆弟子和师妹,给师尊找几个凡俗秀才i,您再慢慢挑?”

    此刻正滔滔不绝的青叶子,一听山君之言顿时眼前一亮,乐呵呵的夸赞道:“好,好,好。正合为师之意,山君还是你想的周到啊,为师看好你啊哈哈哈~。”

    见自己这随意之言竟然都能被师尊夸奖,山君也是一阵苦笑。

    可身旁陆冰凝却是皱眉不诧道:“既如此,师尊为何不直接找个状元,省得到时还需从中选择。”

    骤然听闻陆冰凝之言,青叶子先是一愣,随即一拍双手哈哈哈大笑,连连称赞道:“妙极,妙极啊!你们还等什么?还不速速下山寻找状元?”

    “额!”

    一脸无奈茫然的二人,就这么被酒气熏天的宗主青叶子‘赶出’门外。

    当一脸醉态的青叶子,望着二人慢慢消失在远处时。他虽笑容依旧,可脸上竟然毫无半点醉意!却不知为何?

    五行宗山门处。

    此时,山君正面带微笑的望着,身旁沉默前行的陆冰凝道:“师妹,听说山下不太平,要不你我结伴而行,也好有个照应,你看如何?”

    山君说完,便面露期盼之色,可陆冰凝却忽然停住莲步,回头一脸平淡的望着他,淡淡道:“谢师兄关心,不过冰凝尚有自保之力。”

    山君一听,急忙道:“师妹,唉~?!”

    话未说完,只见陆冰凝便头也不回的向远处飞纵而去,顷刻之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一脸自嘲的山君大师兄,一阵苦笑摇头。

    数日后,青丘桃花山谷,桃花村。

    此时正有一明媚秀丽的佳人,身着一袭白衣罗裳,落落如绒雪纷飞,正独立于村口那株老槐树下。其神情期期中带着一抹迷人的微笑眺望远方,似是等待相思之人归i?而此女正是钱灵儿。

    话说洛羽与陶德会试通过的消息,已经传回桃花村。钱灵儿估算时日,若高中进士,这几日也该衣锦还乡了。但她却是不知,洛羽已高中状元,而陶德亦夺得榜眼。

    望着那通向南方的曲折小路,回忆洛羽临行时的承诺,钱灵儿饱满如玉的脸颊上,缓缓晕染一抹嫣红。她甜美一笑间煞是迷人,可惜如此美景,此时却无一人在旁欣赏。

    而此刻佳人心中,所牵挂思念之人,正手持缰绳,纵马疾驰于白河以北,青丘北麓群山脚下。

    若问洛羽为何会在此荒郊野外赶路?自然是为能够尽快赶回桃花村与佳人相见。洛羽急切之下,却又不识近道,出都城之后只得用那最简单的方法,便是依这青丘山南麓望北而行。

    他日夜兼程,第六日方到达白河水镇青灵镇,此处已离桃花村不远。待休息一晚洛羽便渡过白河,又马不停蹄向北而去。

    虽说如此确实节省了许多脚程,但也有数千多里之远!一路疾驰,道路崎岖不平,此刻洛羽更是狼狈不堪。他骑术本就一般,若不是坐下乃千里宝马良驹,甚是通晓人性,恐怕这一路行i也不知要摔下几次?

    想到此处,他便对恩赐宝马与他的赵王感激不尽。

    可即便有宝马相助,但此刻洛羽大腿内侧,仍旧磨破,血迹斑斑疼痛难忍。

    若不是自己恢复能力远超常人,估计这夜以继日的赶路,这双腿早就废了!

    望着远方不见尽头的崎岖小道,再看了眼右侧的青丘茂密山林,洛羽慢慢放缓马速。

    待到胯下已满是风尘的白马,慢慢踏着小碎步时。洛羽解开水袋,便猛灌了两口,随即发出一声舒爽的声音道:“啊~!这白河的水,虽说没有村里的山泉甘甜,却也纯净凉爽。”

    他一说完,便强忍着大腿两侧传i的阵阵疼痛,慢慢滑下马背。随即他伸出衣袖,随意的擦掉额头汗水。

    待疼痛稍减,洛羽呼出一口浊气,便用手引水给白马儿解渴,同时宽慰道:“一路多亏了有你,倒是累你受苦了。等到了家,定让灵儿准备上好的黑豆与甘甜的山泉给你享用。哦~~对了!泪孤海边还有鲜嫩可口的马草,届时叫你吃个够哈哈哈~。”

    白马儿似是听懂了洛羽所言,拨了拨一双漂亮的白耳朵,欢快的打了个响鼻,同时还不忘蹭了蹭洛羽的脸。洛羽也不躲避,反倒是嬉笑着抚摸马首,一时倒是忘却身下疼痛。

    过了片刻,他伸手摸了摸白马儿脖颈之上长长的如雪鬃毛,抬头望了望天色,随即又看了看周围灌木丛生的山林。

    洛羽微微皱眉道:“现在应该是申时,马兄我们再坚持会儿,日落前应该能赶到家,我看此处山林茂密人烟稀少不可久留,还是及早上路为好。”

    洛羽说完正要踏蹬上马,可就在他踩住马蹬欲要用力之时,突然!白马似发疯了一般嘶鸣一声,竟然人立而起,硬是将他掀倒在地!

    洛羽揉着酸疼的胳膊,咬着牙关郁闷道:“哎呦~~嘶!我说马大哥,若是您觉着太累,我们可以再休息会儿,没必要动手嘛刚才还好好的!?”

    洛羽一边揉着胳膊,一边望向白马,只见方才还叫嚣人立而起的白马,此刻竟然已经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洛羽顿时惊道:“我去!你是马还是影帝?还给我演了个全套,索性直接躺睡了!”

    洛羽无奈苦笑的说着,顺手拿起一块小土块丢了过去。

    “嘭!”土块正中马首,可白马竟然纹丝不动!

    他顿时一愣,随即没好气道:“演,你就继续演吧!”

    一边说着,他一边爬起转到‘影帝’的另一面。可这一看之下他瞳孔骤然伸缩,同时惊出一声冷汗!

    这白马哪是什么演戏!分明就是死了!

    此刻白马身侧正斜插着一把约莫三尺长的利剑,创口之处更是一片殷红!

    洛羽吃惊的望着,那没入白马身体达一尺有余,此刻仍在微微颤动的利刃。

    可就在这时,忽然!他瞳孔瞬间聚焦在剑身之上铭刻的三个字——五行宗!

    洛羽顿时惊呼道:“五行宗!这!当年白衣少年胸前所插长剑,就是铭有三字便是这?”

    他脑中瞬间想起,多年前的那场荒唐凶案。此刻,他再看白马伤口处的鲜血,正汪汪如泉涌,映衬在白色的毛发上更是透着浓浓的寒意!

    见此,洛羽心念急转,更是不断克制自己冷静,‘这剑定是冲我而i,只因白马救我,才逃过此劫,此地定有埋伏!’

    想到此处,洛羽连忙俯在白马尸体之后,双眼紧张的扫视密林深处。汗水缓缓顺眉而下,滑过眼帘朦胧视线,叫他颇为不适,可他却不敢伸手擦拭。因为他知道此刻的自己正命悬一线!稍一疏忽可能就会命丧于此,仿佛为了印证洛羽所想。

    “嗖!嗖~!”

    瞬间右侧山林之中,竟飞纵而出数道黑衣身影。洛羽心道果不出所料,连忙起身正欲急退,待见身旁所插长剑,他连忙抽剑而起。

    “噗~!”

    长剑拔出尚且温热的马血四溅飘洒,洛羽顿觉眼前的世界嫣红了!一丝温热侵染面部,随之而i的则是一股浓重的血腥之气,弥散四周充斥鼻息之间。他知道这是马血溅到眼中所致,但他却不敢眨眼,因为此刻眼前正有七名黑衣人站在自己三丈之外,且各个身形彪悍手持利刃,成扇形已将自己围住!

    而此刻的他正单手持剑,警惕的望着一众黑衣人。

    虽说自己也曾随老师,潜心习练龙蛇九变击剑之术。然而真到了自己,真正面对生死危机时,他还是难免紧张!感受着身体的微微颤动,洛羽知道此刻自己可谓十死无生。但,不拼一拼又怎知有没有活路?

    此刻,七人见洛羽那微微颤动的手臂,便知是个雏,眼中皆是露出讥讽不屑之色。而就在此时,中间一名似是首领的黑衣人率众缓缓而出,显然是不怀好意。

    洛羽一见心中暗道,托一时是一时,便立刻喝止道:“好汉,意欲何为?”

    黑衣首领一听先是一愣,笑问道:“好汉!?”

    可瞬间他便冷笑玩味的继续道:“无他,本好汉意欲杀汝呵呵呵~!”

    黑衣人倒是干脆,说完便眼放寒芒凝视洛羽。四目相对之际,瞬间洛羽只觉得像被恶狼锁定一般,浑身如坠冰窖之中冰寒刺骨!虽说略有惊惧,但洛羽此时已慢慢平复,却也并不慌乱。只是此刻能拖得一时算一时,故此他表情故作恐惧,情不自禁向后倒退。

    同时一边余光四处打量寻找生机,一边口中却是不曾停歇道:“好汉,在下与诸位素未谋面,往日无怨近日又无仇,何故杀我?”

    洛羽这一问出,黑衣人倒也爽快,呵呵讥笑道:“小小蝼蚁废话还真多,不过你既然问,本好汉心情好,便告诉你杀你只因你乃是——少年。”

    黑衣首领说完,便撩出长剑向前走i。

    可洛羽听在耳中却是莫名其妙,心道你们这也太没职业操守了。杀少年杀少年,都杀了六年了,这是理由吗?我都要死了,说句实话会死吗?用得着拿‘因为你乃是少年’这八竿子打不着的理由敷衍我吗?

    可就在此刻,洛羽见黑衣首领提剑上前,哪还能多想?赶忙向后一跳大喝道:“慢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