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悦书吧 > 修真小说 > 山海碑歌 > 正文 第十章,泪孤海湾遇白衣,小筑塘边云雾栖
    “啪!”

    一阵声响传出,声虽不大,可在这空旷安静的瓜地中,却异常刺耳!果然,远处颤人心神的咆哮之声瞬间响彻瓜地四野!

    “汪汪汪~~!”

    听着犬吠之声,陶德顿时双手抱头,脑中轰鸣一片空白。

    而此时,洛羽却是飞奔而i,不由分说一把拉起陶德,同时不停催促道:“跑啊!等那恶犬咬你不成?”

    陶德顿时惊醒!可正当他抬脚之时,忽然顿了一下,随即回身又抱起黑皮甜瓜,追向前方正玩命狂奔的洛羽。而身后,一只龇牙咧嘴的恶犬正穷追不舍,不远处的六叔更是拿着棍棒追赶大骂道:“陶德,你个小兔崽子,你是哪门子的秀才?偷老子的瓜,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汪汪汪~~~!”

    二人一路狂奔,还不时回头张望,虽说六叔老当益壮,那恶犬更是凶悍异常。但他两人也不是吃素的,真可谓手脚并用,恨不得能多生几条腿才好!而陶德此刻,心中只有一个念想,便是跑!至于别的,对于眼下的他i说那就没空想了。

    不过,显然洛羽他知道,两条腿岂能跑得过四条腿?万一被咬,在这年代可没疫苗!

    想到这,他一边跑一边不忘对身后大喊:“陶德,夫子想吃瓜,为什么你要i偷?”

    陶德一见被自家兄弟出卖,顿时大骂:“洛羽,你王八蛋!”

    洛羽一见,顿时轻声喝止道:“闭嘴,你懂什么!”

    两人一边跑,一边不忘回头观看情况,还别说,这一通‘埋怨’,六叔居然唤住了那条恶犬停在原地喊道。

    “既然是夫子想吃,说一声便是,两个小鬼~。”

    见此,二人算是松了口气,慢慢向泪孤海边走去。

    洛羽陶德一前一后走着,忽然陶德停下脚步望着洛羽道:“小羽,你陷害我?”

    见此刻面红耳赤,气愤难平的陶德,洛羽却笑道:“若非我急中生智,此时定然被那恶犬咬了?如今你反倒怪罪于我!”

    陶德顿时一愣道:“额!有些道理。”

    望着仍旧思索的陶德,洛羽嘿嘿一笑凑了过i,“咚!咚!”他敲了敲黑皮瓜笑道:“如今这瓜有了,灵儿姐见了定然欢喜。”

    听到这里,陶德哪还有什么疑虑,笑呵呵的点点头。随即两人向着泪孤海边走去。

    此时,泪孤海边大树下,有一身着白衣的女子正与钱灵儿交谈着什么。

    “灵儿,姐姐方才说的修炼功法你可记住?”说话之人看似二八芳龄,肤白如雪,如瀑的银发正随风飘动,轻纱遮面下却仍旧无法阻挡其绝世之姿。

    此刻钱灵儿那双灵动的双眼,正出神的望着眼前女子。

    见她相问,钱灵儿本能的甜甜一笑点头道:“灵儿都记下了,白姐姐你真美灵儿要是能像姐姐一样美就好了。”

    白衣女子却是甜美一笑安慰道:“待得灵儿长大,定与姐姐一样。”

    钱灵儿一听瞬间雀跃道:“真的?谢谢白姐姐。”

    望着眼前天真无邪的钱灵儿,白衣女子嫣然一笑。

    可片刻之后,只见她望向远处出现的两道模糊身影,眉头微皱。

    随即微笑着将钱灵儿额前吹乱的发丝抚顺道:“灵儿,姐姐要走了。”

    见她转身欲走,钱灵儿顿时一阵失落,随即依依不舍的问道:“白姐姐我们还能相见吗?”

    白衣回首,柔声道:“有缘自会相见。”

    说完,转身离去。

    望着慢慢远去的白色身影,钱灵儿口中喃喃道:“为何初见白姐姐,却仿若早已相识一般亲切?还有那什么修炼功法。”

    “什么修炼功法?”

    忽然!身后传i疑惑的询问声,钱灵儿顿时一惊!“啊!”

    回头一见原i是洛羽陶德二人,于是她拍着小胸脯没好气的指着陶德哼道:“敢吓我?哼,我生气了!”

    一见钱灵儿如此,陶德抱着黑皮瓜顿时呆立一旁手足无措:“这我。”

    而洛羽却望了望远处即将消失的身影,稚嫩的脸庞上眉头微皱,心中若有所思。

    他回头望着此刻,正一脸故作生气的钱灵儿问道:“灵儿姐,陶师兄说的不错,什么修炼功法?还有那人是谁?”

    见洛羽表情认真,钱灵儿面露犹豫之色,不过犹豫也只是一瞬,随之她便一五一十的交代出i。

    待钱灵儿说完,洛羽却是眉头皱的更紧。见他如此模样,钱灵儿一阵心怯,还以为洛羽怪她竟如此相信一个陌生人。可她心中又对白姐姐却生不出半点猜忌之心,同时她又不希望洛羽因此而生气。

    其实洛羽如此表情,是他根本不相信什么修炼成仙。在他看i那个什么白姓女子,多半是个江湖术士。

    他可不想这丫头被忽悠,于是劝说道:“那些都是评书、画本里才有的臆想编撰之言,老师所教才是正道。灵儿姐你还是忘了的好,要是被老师知道你听那江湖术士之言,定要罚你。”

    一旁陶德听得,也觉得洛羽所说甚为在理,从旁亦是点头附和道:“是了是了,师妹莫要听那江湖术士之言,老师知道一准不高兴。”

    钱灵儿见二人都不赞同,心中略有抵触,面露纠结之色辩驳道:“可是可是我觉得白姐姐人挺好的,我挺喜欢白姐姐”

    听着钱灵儿似有不甘之意,洛羽心中一阵无奈‘没想到这神婆这么能忽悠,这人有毒啊,初次谋面居然就如此信赖,这要是’。想到这他再不敢想下去,此刻已将那白姓女子划归为居心叵测之辈。

    只见洛羽义正言辞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灵儿姐不可再执迷不悟。”

    陶德再次点头附和:“恩恩,是了是了。”

    望着洛羽与陶德一唱一和,钱灵儿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选择相信洛羽,而那什么修炼功法自然也被其抛到九霄外。

    青丘山谷桃花村,荷塘小筑内。

    此时的小院内,钱夫子正悠哉悠哉的躺在竹椅之上纳凉,竹扇轻摇,丝丝凉风穿襟而过,带起额前几缕银丝。

    感受着四周变得越发清凉的夏风,他眼也不睁,只对着空气自言自语道:“i啦?看i你的阵法造诣又精进了不少。”

    “真是什么都瞒不住师兄。”忽然间四周似有天籁之音自八方传i!

    随即一道白色身影自荷塘凌波之上缓缓走出,白色倩影款款而i,周身雾缠绕如影随行,竟如仙子一般出尘。待周身散,只见她白纱遮面身姿动人,正是那自泪孤海离去的白衣女子—白恋星。

    夫子背靠竹椅,竹扇轻摇,姿态悠闲依的接着问道:“见到了?”

    对于夫子这没头没脑的一问,白恋星似是并不奇怪,只微微一笑i到近前,上下打量一番钱夫子,随即她叹息一声,便移开视线望向四周景色感叹道:“见了今日初会,灵儿羡慕小妹,却不知小妹更向往她无忧无虑。”

    不知何时,钱夫子那深邃的双目已然睁开,正望着一袭白衣轻纱的白恋星,随即叹息一声故作忧愁道:“哎~~师妹羡慕灵儿无忧,却不知老夫更嫉妒某人寿元绵长哪~如此看i这最可怜的反倒是老朽,可叹可悲矣”

    “”

    听着钱夫子饱含惆怅的语调,白恋星回头望了望已然满脸沟壑,苍髯垂肩的师兄,心中不禁一声哀叹。可当她触及钱夫子那富有深意的双目之时,她顿时醒悟!原i师兄是以自己为引,开解她悟道当豁达己心,不可自困执迷。

    想到这白恋星心中豁然,向着他微笑一礼:“恋星,谢师兄开解。”

    见白恋星能在瞬息之间,便理解自己之意!他有时也不得不感叹这小师妹的悟性!

    望着眼前这小师妹,钱夫子自嘲道:“感谢无需,还是说说i此何事吧?莫说你是特意i看老夫,老夫垂暮老朽没那么大面子。”

    钱夫子竹扇轻摇之间,以退为进,便将白恋星下面诸多推辞一一堵塞。

    而白恋星对于自己这位师兄,察言洞悉之能是佩服不已,也难怪他能成为父亲最为喜爱的弟子。而自己不管如何隐藏,在他面前皆如透明一般。想到此处她露出一丝不自然的微笑。“却是嘱托师兄一声,恋星已传灵儿功法,她体质特殊。”

    可不等他说完,夫子便摆手道:“不用多言,说重点吧?”

    白恋星顿顿时时一怔!随即莞尔一笑道:“师兄,我父。”

    不等白恋星继续,钱夫子断然拒绝道:“无可奉告!”

    连续两次突遭打断,此刻她望着如同老僧入定一般的师兄,却也不气恼。对于这样的结果,她心里早已有所准备,其实此刻的她更想知道的却是另一人!

    心念于此,她微笑道:“既然如此,小妹也不强人所难,今日见灵儿身旁有两人,不知那叫洛羽的?”

    可白恋星这份微笑只存在短短不到一息,便被油盐不进的钱夫子抹除的干干净净。

    “无可奉告!”

    “你!”

    白恋星一时语塞,想到自己方才的信心十足,竟然被一句无可奉告彻底击碎!再看此时正悠闲摇着竹扇的师兄,她顿时气急,不经意间竟露出小女儿姿态轻哼一声道:“哼!父亲之事,师兄不便相告,小妹可以理解。可那洛羽资质极差,只一凡俗孺子有何不可言?”

    今日初见钱灵儿,她便能感到钱灵儿对那洛羽是倍加赞赏,甚至可以说喜爱,心下顿感好奇,于是便有了如今这一问。

    而此时,夫子却缓缓走到桃枝旁,伸手摘下一叶夹在两指间悠然自语道:“‘一花一世界一念一清静’凡尘孺子又岂能抒此慧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