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悦书吧 > 都市小说 > 乡野小地主 > 正文 第372章 林庭的牌运
    小÷说◎网】,♂小÷说◎网】,

    第372章林庭的牌运

    雨霖铃的心大,加上有些劳累,即便帐篷外便海风如同鬼哭狼嚎一般,她都没有任何感觉,也并不觉得害怕,如果不是她偶然醒过来,发现了白芸和霜霜都不再帐篷里,她恐怕会一夜睡到天光大亮不可。

    白芸将情况跟雨霖铃说了一下,雨霖铃这才反应过来,这里可是荒无人烟的岛屿来着,她还以为是在南山村来着。

    林庭出了帐篷,从白芸三人的帐篷里取来了霜霜的睡袋,回到自己的帐篷里,才发现三女竟然聊了起来。

    林庭瞧这状况,这觉是没法再睡下去了。

    于是道:“你们这是不睡了是吧?”

    白芸和雨霖铃被方才的事情一吓,已经没什么睡意了,这海风呜呜的吹,实在是吵的很,再回去的话也不见得就能够好好的睡着,反正明天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加上既然是出来游玩,那也就不用在乎什么早睡早起啦,想睡就睡那才是硬道理,顺从自己的心意才是最好的。

    帐篷里的空间很大,完全可以容纳的下四个人。

    林庭坐在垫子上,朝着白芸三女嘿嘿一笑:“既然睡不着,要不我给你们讲个恐怖故事?说来也巧,我要说的这个故事,也是几个年轻人到荒岛上露营的故事,怎么样,要不要听。”

    雨霖铃心大胆子也大,听到林庭要说恐怖故事,顿时来了兴趣。

    “好哇好哇,记得要说恐怖一点的。”雨霖铃兴奋无比的说道。

    霜霜和白芸却是吓得小脸发白,这巴山岛如今估计就他们四个人,可以说是荒无人烟的孤岛,在这样的地方,这样的深夜,林庭要讲恐怖故事,而且还是题材极其符合现下的状况的恐怖故事,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么?

    胆子小的霜霜立刻抓住了林庭的胳膊:“林庭哥哥,我不听,我害怕。”

    林庭无可奈何一摊手,霜霜最大,霜霜既然不敢听,那么林庭只好作罢。

    不过长夜漫漫,睡不着,又不能说恐怖故事打发时间,在南山村的话,还能看个电视玩个手机什么的,可在巴山岛,手机没有信号,更不用说电视了,那该如何度过剩下的夜晚?

    “那咱们要干点啥,总不能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吧?”林庭问道。

    雨霖铃一下举手。

    “我们玩斗兽棋吧!”自从将斗兽棋玩成了怪物大战,雨霖铃就迷上了斗兽棋,这小妞的脑洞奇大,本来还只会出小飞象,钻地鼠这样的招,到后面,猫吃狗猫吃老虎她都能给说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出来。

    以至于雨霖铃刚刚提议玩斗兽棋。

    “我拒绝。”

    “不要。”

    “你自己玩吧。”

    三人齐刷刷的拒绝,让雨霖铃有些沮丧。

    这个时候,林庭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两副扑克来:“要不我们玩扑克吧。”

    林庭的建议得到了霜霜和白芸的支持,雨霖铃虽然觉得玩扑克没什么意思,但少数服从多数,也就只能应承了下来,林庭一边洗牌,一边道:“光玩扑克没什么意思,输的人总得付出点代价什么的才比较有意思。”

    林庭一边说着,一边嘿嘿笑着。

    雨霖铃看穿了林庭的心思,顿时冷冷一笑:“好哇,要不你输了我们亲你一下,你赢了你亲我们一下?”

    林庭一听,顿时不好意思起来。

    “这样多不好意思啊。”林庭装模作样的说道。

    白芸无可奈何的看着林庭,这个家伙不正经起来,真是没救了。

    霜霜对于林庭的提议,倒是颇为感兴趣,但看到白芸和雨霖铃的表情,霜霜也只好一言不发,不敢触两位姐姐的霉头。

    林庭刚才也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并没有当真,只见林庭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一只彩色笔来:“赢得人可以在输的人脸上画一笔,你们觉得怎么样?”

    林庭的这个建议得到了众人的一致认可。

    “好了,抓牌吧。”林庭这时候也将牌给洗好了。

    林庭的运气非常差,一手的烂牌,白芸的手牌则是非常的顺,只是给雨霖铃过了一手,林庭和霜霜都没出牌,白芸就将手里头的牌给打完了,按照规矩,一张牌没出的人,可是要受到双倍的惩罚来着。

    白芸难得玩这样的游戏,连忙抓起彩色笔来,在林庭脸上画了两道,当然了霜霜和雨霖铃也没逃过去。

    “继续继续!运气太差了,我就不信运气一直这样差。”林庭说着,催促白芸洗牌。

    白芸今晚的牌运,简直好的爆炸。

    这一次,林庭出了一手牌,反而是霜霜和雨霖铃一张牌都没出去。

    两把牌打下来,霜霜的脸上被画了四道,林庭和雨霖铃也被画了三道,三人脸上都非常郁闷,不过白芸却非常的开心。

    “哈哈!总让我抓了一把好牌了吧,快出牌快出牌!”林庭这一次抓了一副好牌,连连催促白芸出牌。

    林庭这一手抓了五个炸弹,简直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果不其然顺利的赢了下来。

    林庭大仇得报,毫不犹豫的在白芸白皙的俏脸上,画了一道,黑乎乎的显得有些滑稽,不过比起林庭三人,要好上许多了。

    霜霜惨兮兮的,她的脸上已经被画了五道痕迹了,一张小脸被画的乱糟糟的,非常的滑稽。

    林庭哼着小曲,继续洗牌抓牌。

    说来也怪,林庭自从赢了一把,牌运爆发出来,每一把抓的牌都非常的好,连续不断的赢下去,没多久他脸上的画痕就是最少的了,而霜霜和雨霖铃,可以说游戏体验极差,就没有赢过。

    雨霖铃是个不愿意服输的人,越是输她就越不服气。

    “得意个什么劲,快快洗牌!”雨霖铃催促道。

    霜霜此时已经完全蔫儿了,她都快玩儿困了。

    林庭嘿嘿一笑,将牌给洗好了,众人开始抓牌,不一会儿,众人将牌给抓完了。

    雨霖铃看着手里头的一副烂牌,叹了口气,可就在叹气的同时,她却发现了一件怪事!

    牌,似乎少了!

    两副牌,一共一百零八张,一人算起来也二十七张牌,她默默数了数手里头的牌,嗯?就二十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