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悦书吧 > 都市小说 > 乡野小地主 > 正文 第334章 好戏上演?
    小÷说◎网】,♂小÷说◎网】,

    第334章好戏上演?

    庄园的门大开着。

    林庭也没觉得意外,直接就将车子给开了进去,直接开进了主楼前,这才熄火刹车,随后从车上跳了下来,直奔着主楼一楼的客厅走了过去。

    不同于昨夜。

    今天的庄园,甚至连护卫都看不到一个,就更不用说是全副武装的护卫了,任谁来到这个庄园,也不会知道在这个庄园的背后,到底在做着怎样伤天害理的勾当,制造毒品,捕捉无辜者进行异化实验,这一切的一切,都隐藏在这庄园光鲜的外表之下,不为外人所知。

    林庭没有太意外,他知道王衡好面子,绝对不会摆好阵势等他到来的,那样无疑不是显得王衡怕了他?

    但林庭却一点也不敢麻痹大意,谁知道这庄园哪里就会隐藏着狙击手之类的存在?

    缓步走进主楼厅主位上坐着王衡,他下意识忽略了王衡身边的两个女人,相较于王衡暗地里进行的疯狂勾当,这倒是显得不算什么了。

    白芸就坐在林庭面对的方向的左边沙发上,看到白芸没事,林庭心里倒是松了口气。

    最后,林庭在客厅的角落里,见到了一个皂衣道人,只见那皂衣道人身材清瘦颀长,一身皂衣,衬的他气质出尘了几分,任谁见到了他,心中都会觉得这个道长绝对是修炼有成,而不会将其视作一个杀手。

    林庭本能的从这个皂衣道人善生感觉到了危险,这只是他的本能直觉,并没有什么具体的证据,只是这么一种感觉,但往往一个人的感觉是非常准的,千百年的演化,人并没有丧失这种作为动物对危险的本能感知。

    在林庭打量那个皂衣道人之际,那皂衣道人也在打量着林庭。

    只一眼,皂衣道人就将视线从林庭身上给移开了,随后闭上了双眼假寐,并没有将林庭放在眼里,以道士的修为,还是能够清楚明白一个人的实力强弱的,眼前的林庭,实在是没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也不知道张龙和郑军那两个废物怎么会折在林庭这样的人手里头,也罢,反正都是两个废物,死不足惜。

    “啪!啪!”见到了林庭的到来,王衡情不自禁的抚掌,脸上露出了笑容来。

    “林先生可是来了,我差点就等的睡着了,不过为了能让林先生看到一场好戏,我可是强忍的困意啊。”王衡抚掌微笑,脸上的困倦之意稍去。

    王衡并没有在说谎,自从昨夜庄园遭到了林庭的入侵,他可是到现在都不敢合眼,连夜做出了各种各样的安排。

    “好戏?”林庭疑惑。

    但王衡并没有给林庭解释,而是对林庭道:“林先生随便坐,好戏马上开演,请林先生稍等片刻。”

    林庭既然来了,就也不再废话,既来之则安之,他倒想看看王衡想搞什么飞机,他三步并做两步的来到白芸身边坐下,握住了白芸的手,见到白芸没事,林庭心里也就轻松了许多了,只要白芸没事,林庭就能没有后顾之忧的和王衡以及摩天楼斗上一斗!

    王衡并不在乎林庭和白芸如何亲近,如今的白芸对他而言,不过是一个工具罢了,一个折磨林庭的工具!

    王衡挥退了两个女人,朝着伺候在一边的护卫点了点头,那护卫接到指示,领命而去。

    “白芸,你没事吧,你这个傻瓜,别人都欺负上门了,你也不告诉我!”林庭瞧着白芸,埋怨道。

    白芸之所以答应跟皂衣道人离开,为的就是不让林庭陷入危机,可她没想到的是,林庭到底还是主动的踏入了王衡的阴谋,她很担心林庭。

    “林庭,你怎么这么傻!”白芸无比担忧的望着林庭。

    林庭心道,我就是这么傻的一个人。

    就在林庭和白芸窃窃私语之际,王衡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两位可以慢点再诉衷肠,好戏马上就要开演了,演员可都是你们所认识的人哦。”

    王衡的声音吸引了林庭和白芸的注意力,两人下意识朝着门口的方向看去。

    只一眼,林庭便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白芸愣了愣,也是嚯的一下站起身来,眼睛瞪得大大的,她没法不惊讶,因为出现在门口的却是她的父亲白远!

    林庭昨晚寻找了白远许久,也没有找见白远,也不知道王衡将他藏到哪里去了。

    此时此刻的白远,悲惨极了。

    他身上依旧穿着几天前穿着的那件衣服,只不过已经破破烂烂的,看样子是被鞭子抽成这个样子的,看他满头满脸都是深深的鞭痕,看来这几天受到了非常悲惨的对待!

    白远被两个护卫推进了客厅,虚弱的白远,直接一个踉跄扑倒在地,趴在了王衡的面前。

    林庭和白芸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就听得虚弱的白远用近乎程序化的声音祈求王衡道:“我真不知道我那个天杀的女儿哪里招惹了您,真的和我没有关系啊,您就行行好放了我吧,您要对她怎么样,随您心意,我就当没有生这么个女儿了,求求您了。”

    白远这一番话,直接让林庭和白芸楞了。

    王衡看到了这一幕,顿时哈哈大笑。

    “和你有没有关系,这可不是你说了算,你看看你眼前之人是谁?”王衡舒服的躺倒在了沙发上,朝着白远说道。

    白芸疑惑的抬起头来,四处张望。

    一眼,就看到了林庭和白芸!

    林庭看着白远,却没有从白远的眼神里看到其他的情绪,唯独看出了一种,那就是愤怒,滔天的愤怒!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这个贱人,怎么会在这里,你知不知道你害死我了!我好端端的招谁惹谁了,我之所以收到这样的对待,都是因为你这个贱人,我辛辛苦苦将你养大,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吗?”白远近乎歇斯底里的胡言乱语起来,如果不是他被打的虚弱到了极点,恐怕他会扑上来要打白芸!

    林庭脸色难看,这就是王衡所说的好戏吗?

    林庭之前一直都没有猜出来王衡所说的好戏开演,到底是什么意思,如今他算是明白了。

    “这王衡,好歹毒!”